当前位置:首页>>周末例会  
 
     
 

组合数学中心周日例会

时间:11月21日下午4点

地点:组合数学中心讲学厅

参加人员:陈永川老师,于青林老师、路在平老师、侯庆虎老师,谷珊珊老师、杨立波老师、张国伟老师等50余名师生。

会议主题:学习和讨论著名数学家、北京大学张恭庆院士的讲座《漫谈数学大国》。

整理人:孙慧

王涛同学首先发言:“听了张院士的讲座,印象最深的是要自己能够提出问题,不要只去证明别人的猜想,最重要的是要逐渐形成中国自己的学派。”

高永同学说:“张院士就中国与美国的应用数学发展状况作了比较。他指出在中国对应用数学的资助主要来自国家基金委,不像美国,还可以得到大公司、军事机构的支持。张院士把做数学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喜欢搞数学;另一种是把数学作为自己吃饭的工具。大多学数学的人属于后者。随着高校招生规模的扩大,面对日益饱和的就业市场,我们如何凭借数学巨大的专业优势,发挥一己之长,在未来生活中谋得一席之地,解决好就业问题,是一个我们自己和政府应该深刻思索的问题。”

付梅同学说:“听了张院士的讲座,很受鼓舞。张院士说,他曾经跑到工厂里去问,数学在他们那里有什么应用,可不可以帮他们解决一些问题,但是这样做收效非常小。我感觉中国对应用数学没有那么大额度的投入,而对物理、化学的支持额度非常大。如果国家可以未雨绸缪,预见到数学在未来几年会有很大的作用,提前给应用数学大额度的投入,那么应用数学会有很大的进展。但是如果国家对应用数学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那应用数学发展起来就很困难。另外,我觉得国内应用数学的评价体系存在很多问题:你做到什么程度可以评你为教授?毕竟不在乎教授职称而一心搞研究的人还是很少。还有,留学的问题。张恭庆院士谈到在飞机上遇见一位到美国留学的学生,去美国学习‘吴方法'。大家都知道,‘吴方法'是吴文俊院士提出的,。那位留学生跑去美国学中国的东西 ,这就有些不长自己的志气了。在中国能学得很好,何必跑到国外去呢? ”

侯庆虎老师说:“张院士的讲座中提到何谓数学大国,他认为有三个方面:一是成果方面要求平等;二是要自己能提出、解决问题,开创自己的学派;三是把数学的根扎在中国。他特别强调和应用有关的第三点,把数学的根扎在中国,为社会发展作贡献。张院士的总结非常贴切,提出了数学大国的具体含义,从而为我们实现数学大国的目标指明了努力的方向。另外,张院士还提到要有自尊和自信。中心现在的工作和学习环境很优越,学术交流、资料、设备等已经不比国外差了,我们完全有条件做出比较好的成果,在国际上争取平等,而不能只是做别人的东西。在数学的应用方面,我认为国内的现状,除了体制存在问题以外,在交叉学科合作方面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家都想做主角。我想我们在做交叉学科和应用项目的时候,不需要自己总是当主角,我们做一些服务性质的项目也是很好的。我感觉其他的学科是很需要数学的,例如我一直和社科院合作进行关于城市竞争力的分析,研究内容里有三分之一是需要用数学方法对数据进行分析和处理。没有这些分析,报告就无法完成。”

杨丽敏同学说:“张院士还强调了在科研方面的团结与合作。一个团体找一个聚点,形成一个堡垒,一个个地去攻克问题。他还提到国内的一些人写文章的时候都喜欢引用国外的文章,而不引用自己国家的文章,这就是心胸不够宽广的表现。我感觉做学问也需要团结合作。大家互相讨论,在讨论中受启发,从而可能会获得好的想法和灵感。”

吴宜君同学谈了听报告后的感想:“张院士说应用数学应该在国民生产中起到一定的作用,而且经济的发展也确实需要数学。从美国的例子可以看到数学在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中国的现状是数学家不能在具体项目中起到应有的作用,并且和工程人员的交流非常困难。学数学的人不仅可以去高校,去公司或者其他的地方做数学也很有意义。能够切实地推动经济的发展,为祖国发展建设作贡献,那个意义和你单纯做数学的感觉不一样,但都是值得骄傲的。还有大家以后的出路问题,我感觉很多行业其实都是需要数学的,只不过现在的经济比较落后,所以我觉得这需要我们自己努力把所学的知识运用到实际中去。”

侯江霞同学说“张恭庆院士说做应用数学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要勇敢地走出第一步。记得在我上本科的时候,当时的吉林大学商学院院长到新疆大学访问,他说当年他就是数学专业毕业,然后到经济系去学经济。现在,吉大的数量经济学在国内做的很好。国外有很多数学家在实验室、大公司里工作,他们和别的学科领域的专家相互合作,做出很好的工作。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各个学科之间的交流比较困难,尤其是把实际问题转化为数学问题。比如说,我们要解决生物问题,首先要能听懂生物学家所提出来的问题。如果生物和数学中间没有一个桥梁去沟通,就比较困难。张恭庆院士还提到我们做数学的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国际领先水平'。我想,我们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做的好还不算,要想得到国际上得认可,就必须高标准、严要求。”

买凤霞同学谈了自己的感想:“我感觉现在的核心问题是应用数学在现实中如何运用。前几天看了一下南开大学就业网,需求应用数学专业的几乎全是高校,偶尔有保险公司或者计算机软件开发公司 ,其他行业对应用数学专业的人几乎没有什么需求。现在最困难的事情是找到理论和现实的结合点。我们所看的论文和研究的东西,基本上是基于理论,不知道在实际中应该怎么用。我认为如果有机会大家应该多学一些其他学科的知识,有利于理论与实际相结合。”

陈老师补充到:“我们组合数学和实际还是紧密联系的,我们学的许多知识都和实际有关系。组合的思维在实际中是很有用的。”

王健同学说:“现在我们南开大学这么好的讲座在国外好的学校才有,首先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国内的资源,不一定出国就学得更好。现在国内的风气就是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就把国外的专利买过来,不喜欢找数学或者其他的专家解决问题。于老师上课时也讲过很多国外大数学家在微软或者其他的企业任一个职位,解决实际应用问题,咱们国家就是缺少这种大的环境。”

胡玉梅同学说:“张院士提到瑞士的保险业要进驻中国,然后张院士就找了包括一个经济学家和一个数学家四个人去给人家解释怎么设计数学模型保险才合理,但是他们不关心这些,他们只关心国家对保险业的政策。另外,张院士还举了做西服的例子,做一件高档的西服,卖四、五百美金,但只能赚八个美金,其他的钱都用于买国外的软件。其实那是一个很简单的软件,中国的数学家完全可以做这种软件。听完报告我也上网查了一下,需要数学专业人才的公司只查到一家。”

张帆同学说:“听完报告感觉我们的知识面还是太窄了。数学专业的同学很难再去学第二学科,所以造成不同学科的交流成为应用数学发展的一个很大的障碍。用人单位一方面需要数学基础好的毕业生,来帮助解决实际工作中的问题,一方面由于数学专业学生知识相对狭窄,将实际问题转化为数学语言还有一定困难,在企业的招聘广告中经常可以看到有理工科基础的毕业生优先考虑。因此从用人单位的需求考虑,大学是否可以减少专业限制,培养具有良好数学基础知识,又有一定其他专业知识的复合型人才。 ”

于青林老师谈了自己的体会:“第一个问题,国内确实没有一个对应用数学衡量的体系。我去山东访问了一个礼拜,山东大学的王小云教授,把密码学中用得比较广的一个密码破译了。她的成果非常漂亮、非常好,在国外备受关注,但是国内反而肯定不够,她要拿一个山东省的科技二等奖都拿不到。这就是评价体系存在的缺点。第二个问题,工业界追求最大利润的动机是毫无疑问的。为什么他不用数学家,我想数学家自己要作很大的反省。我认为关键问题是沟通技巧问题。在美国数学工业与应用协会的杂志上有专门的一篇文章写这个问题。数学家做应用时必须要把身段弯下来为别人服务。我个人参加过软件的开发,一个交通问题,还有一个关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项目,你会发现其它做软件的人都对数学家很佩服,而且非常想用你。作为数学家首先要有丰富的知识,其次数学要做好,第三,要有沟通技巧,要把你的专业知识用出来。作为数学家你和工程人员坐在一起,你要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能力积极的反馈、反复的谈,最后总结出数学的问题要么是很难、很高深,要么是很简单的数学模型。在美国数学确实是非常有用,我找第一份工作的公司有三分之二都是数学专业的博士,他们的项目大部分是美国海军部、国防部的。国内有运筹学,国外也有运筹学,但完全是一个名字两个不同的种类。国内的运筹学杂志是数学杂志,国内搞运筹学的数学家几乎是看不懂国外的运筹学杂志,国外的运筹学学会的杂志,完全是关于工业的,运筹学也是属于工程学院。”

杨立波老师说:“听了大家的感想,我也感受很多,应用数学在国内的确没有那种环境和条件。我们做应用数学,课题可能是关于微分方程的,也可能是关于组合的,这就要求我们知识面一定要全。我有一位朋友是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原来是做地质工作的。他注意到地质学的一个模型恰好可以用来说明经济学方面的一些现象,我感觉这种思想就很好。他的博士论文就是以这个为主体展开的,如果他不懂地质的话,我想他很难会想到这一点。另外,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和其他专业的人讨论的时候容易处在两个不同的极端,互相不理解。所以沟通很关键,只有问题清楚了我们才有可能解决。做应用数学还有一个体会,不能把高深的知识都一下子用上去。解决实际问题能用常微分方程解决很好的就不要用偏微分方程去解决。毕竟搞应用数学,解决现实问题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承认与美国的差距,但是我们还是自己能解决一些问题,不一定做得比别人差。再一个问题就是计算机研究和应用方面有许多东西非常需要数学,例如汉字识别等人工智能方面的东西就需要图像分析、特殊函数等。我希望同学们能勤动手,从一点一滴开始做起。我们小机房的电脑经常中病毒,同学们要自己试着动手解决,这样对大家学计算机都会有帮助的。”

徐昭说:“数学是计算机高速发展的前提基础,作为工科院校出来的学生,对此我感触很深。计算机系开的数学课是除数学系外最多的,像图论、离散数学是计算机的专业课,而编译原理、数据结构和数学的关系也很密切。如果要看一些计算机理论方面的书,没有很好的数学功底是不行的。”

陈老师作总结发言:“我们要建立一个强大组合数学的信息平台,开发自己的网上服务系统,为中国的组合数学研究服务。第二,建立一套自己的服务器系统,实现网上存储。这样大家可以把自己看过的文章都放在网上。为了安全起见服务器必须要作备份。第三,根据组合数学的特点,逐渐培养一批计算机技术人才。搞应用没有数学是不行的,只靠计算机也肯定不行。但是我们要熟悉计算机这个环境,然后再加上一些数学就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了。”

对于大家讨论的理论与实际结合,陈老师说到:“做应用必须提高理论基础。同学们现在要把该学的东西学好,中心会逐渐给大家创造一些机会,把所学的知识应用起来。”

“我们现阶段还是打基础的阶段,今后三年即到组合数学中心成立十周年的时候,我们不仅要做出一流的理论成果,还要拿出几项好的应用成果。应用数学和基础数学本来就是一个和谐的整体,我们要像张恭庆院士所说的那样,要勇敢的迈出第一步!”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     Email: info@cfc.nankai.edu.cn
 
组合数学中心英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