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周末例会  
 
     
 

组合数学中心周日例会

时 间:2006年5月21日上午10点30分

地 点:组合数学中心讲学厅

会议主题:陈老师等一行出国访问观感以及毕业生感言等

整 理 人:孙慧

会议由李老师主持,李老师说:“这次会议主要有两个议题:一是,陈老师、马老师、付老师谈谈访问英国和瑞士的观感;二是,毕业生谈一下毕业感言。

另外,介绍一下组合数学中心新来的一位教师——辛国策博士,他曾是陈老师的硕士生,在美国Brandeis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导师是Ira Gessel教授,他回来之前是美国肯塔基大学的博士后。在此欢迎辛国策博士回国任教。”

陈老师说:“我们中心和英国爱丁堡大学计划设立信息科学的硕士联合培养项目。爱丁堡大学的信息科学在全欧洲排名第一,在世界上也是前五名。他们为什么看中我们呢?爱丁堡大学的副校长到我们学校来参观,他明确地感觉到我们在努力工作,看到我们的研究成果质量很高,这是他们选择我们的一个根本原因。他们告诉我,他们看了我们的网站,特别是我个人的网站。由此可以看出,网站非常重要,网站的确是一个窗口,从网站可以看出我们的态度,我们的实力。

每一次出国或者旅游,山有多美,水有多清,空气多么好都不是我关心的。到任何一个地方去,我总会发现一些能够触发神经的现象。爱丁堡大学最让我震惊的是他们500年前办校的时候只有5个学生,现在发展成为全世界最著名学府之一。爱丁堡大学创建于1583年,在那里出的历史名人有达尔文(Charles Darwin),物理学家Edward Appleton和James Clerk Maxwell,医学家Joseph Lister,文学家Walter Scott,Robert Louis Stevenson等。其中有一个人发现了麻醉药,他就是James Y. Simpson(詹姆斯·扬·辛普森)。大家都知道麻醉药有多重要,它不仅能让人失去知觉,更关键的是还能让人恢复知觉。声纳也是爱丁堡大学发明的,声纳解决了测量海深的问题,这在当时是很难想象的。

我们还去了King's College London(伦敦国王学院),这个学校也让人很有感触。滑铁卢桥就在King's College London的旁边,这不能不让人发生联想。King's College London就是在滑铁卢打败拿破仑的Wellington(威灵顿)公爵向英国的国王建议建立的学校,它的校名也说明了这所学校的特殊性。King's College出了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南丁格尔也是那里护士学院毕业的。

我发现King's College的创立和南开的创立有相似之处。南开的创始人张伯苓先生也是军人出身。他们的副校长Philip Whitfield教授说,张伯苓先生从军人成了教育家,而威灵顿公爵始终都是一个军人。

我们在那里受到了隆重的款待。为了表达他们的盛情,他们特别请我们到最好的地方吃午饭,自然破费不少。我说,‘It must be a serious damage.’他们很吃惊,没想到我们知道他们这个成语。在此,我强调一下,学英语一定要学以致用。我们学东西就是为了用。这次马老师表现很好,住宾馆登记、退房等等办得都很好。但是,有时候中国式的英语还是有些问题,没有学过的就没法用了。一次吃饭结账的时候马老师很紧张,他问:‘买单怎么说?’学了这么多年英语,结果大家都不知道买单怎么说。后来马老师和付梅同时想到‘How much, please?’买单肯定不是这么说的,虽然这样说服务员也听得懂,但是你没有学过的事情你是没办法理解的。英语的学习要注意平时积累,例如记广告词,一般广告词都非常精彩。我在瑞士看到一篇广告词,‘for many, good enough is enough; but for few, good enough is never enough’,非常精彩。有些英语的用法虽然简单,但是写上标语和广告语,却能给人非常深刻的印象。例如absolutely sure,truly unforgettable这些词的搭配都很好。我们不能总是用very much来强调语气。‘The only thing I know about pension is that I am totally confused.’还看到了一句中国的电影广告词,他们把‘一个老太太’翻译成the old man,一看不知道是男还是女,这样翻译的就很差了。我对辛老师记忆犹新的是,他到美国商店里去买照相机,要要买一个一样的,结果他说‘I want a copy of it.’ 服务员也听懂了,马上拿了一个一样的照相机。在美国买东西,不管英语讲得多么差,服务员都能听得懂,并且态度很好,但是在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要以为自己的英语有多么好!

英国的东西很贵,后来去瑞士的巴塞尔(Basel),那里的东西更是极贵,听说瑞士为了自我保护,肉价特别贵。看到在瑞士的生活费这么高,自然想到他们的企业怎么能盈利。就拿Birkhauser出版社来说,他们总共只有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怎么能支撑一个公司。这里的宾馆非常贵,由此可以想象Birkhauser所租用的办公室也一定很贵。但是像Birkhauser出版社这样的企业却能很好地生存和发展,的确让人很敬佩。

去Birkhauser会谈时,他们准备了一个报告,是彩打出来的,非常精致,内容非常周到,一看就让人肃然起敬。我看了很感动,也比较难受,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如果可以像他们一样努力,像他们一样认真,像他们一样把每一件事都做的那么完美,像瑞士军刀那样精致,那么我们一定可以出更多的人才,更好的产品,更多的品牌。

他们出版很多医学方面的书刊,和世界各地的联系非常广泛。从他们的经验来看,我们所理解的business,就等于products + services + relations。对我们中心来说,学生是我们的产品,科研成果也是我们的产品,我们要为国内数学界服务,还要有各方面的合作与交流关系,绝不能孤芳自赏,妄自菲薄。这次出去让我觉得只要大家努力,国内的前景会越来越好。

在和爱丁堡的谈论中,他们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怎样淘汰一些学生,似乎英国人天生就对淘汰别人很感兴趣,似乎他们天生就相信不淘汰别人世界就没法运转。我说,在中国很难淘汰,中国非常强调中庸,强调容忍。动不动就淘汰人是行不通的。你淘汰他,他就跟你吵,跟你闹。如果有学生对我说:‘这里不适合我,我会在另外一片天地里面干出一番事业。’我会坚决支持。像比尔盖茨决定退学创业,这样的人就是人才。张余婷很有勇气,令人敬佩,她感觉自己做研究不合适,就改读硕士,毕业之后去中学教书,去完成自己的梦想。这就说明她找到了自己的努力方向,明确了自己的追求。现在中学教师的竞争也很激烈,相信她能出类拔萃,成为是组合数学中心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就像King's College的护士南丁格尔一样。我读到一篇文章,文章中说对病人的治疗效果和护士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只要你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就能够做出一番事业,无论是当医生或者是当护士,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在中学。

经过激烈的讨论以后,我跟爱丁堡大学的副校长说,‘最后的学位是你们发,所以有权淘汰人。只要不让我们参与,我们什么意见也没有。’这样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我的感觉是,他们要是没权淘汰人就好像没有办法活了。不让他们行淘汰的权力,不给他们淘汰机制他们就信不过你,就不想跟你合作。关于淘汰这个问题解决了以后,其它就几乎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要知道,爱丁堡大学的淘汰率很高。正如我以前讲到的,他们衡量一个学科好坏的标准不是每年有多少人获得博士学位,而是看有多少比例的人被淘汰。据说,他们信息科学博士生的淘汰率达到40%多。用我们的话说,他们就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爱丁堡大学信息学院硕士生的学费是一年一万两千英镑。现在中国的很多家庭都把积蓄拿出来给孩子交学费。

另外,我们这次还有一个成果,就是和爱丁堡建立联合培养硕士生的项目之后,让他们同意接受我们两位同学免费访问一年,数学方面和计算机方面各一名学生。如果这个项目能得到教育部的批准,这对我们中心的计算机科学的研究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我最深切的体会就是,每出国一次,爱国心就会增加,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就会增加。”

辛老师说:“我94年本科毕业之后跟陈老师读硕士研究生,当时条件很差,陈老师几乎是一无所有,完全是从零开始。我在美国学习,感觉到美国也没什么。我现在做的主要是和constant term有关,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找我讨论。”

马老师说:“我们这次出国主要有两件事情,一是和爱丁堡大学的合作项目。这个我们已经运作一年多了,申请也已经交到教育部了,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是我们项目的顾问。在国家审批的过程中,爱丁堡大学的副校长也到这里访问过多次,还在北京建立了国际联络处,我们跟他们交往也比较多。他们当时来我们学校找合作单位,最后找到我们组合数学中心。我们年刊的出版在瑞士巴赛尔,所以我们也去了瑞士。这次出国有一个技术问题,英国和瑞士恰好不是欧共体的生根国家,所以我们去英国和瑞士都要单独签证,然而在欧洲的其它国家只要有其中一个国家的签证就都可以去。

印象比较深的是King's College的校长招待我们,我们一起聊天,其中有一位摄影学家,坐在我旁边,他讲他很了解世界经济发展的过程,最早是西班牙的时代,后一个世纪是荷兰的时代,然后是英国的时代,20世纪是美国的时代,然后他非常诚恳地说21世纪就是中国的时代。也许再过十年或二十年中国就会超过美国,我们接触的都是学校里的教授,他们都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都想和中国合作,都很友好。

还有一个感触就是欧洲的物价很高。 英国的物价是美国的两倍,瑞士比英国更贵。到瑞士以后,我还拍了一些照片,包括自动售货机的可乐就有3瑞士法郎,相当于人民币20多块钱。瑞士卖东西都是以百毫升、百克计。但是国外的环境确实很好,这是他们长期养成的习惯。

另外一个印象比较深的是去大英博物馆。我们主要参观了中国馆。那里有从商朝一直到清朝的石器、漆器、古董等每个朝代的古文物。我拍了很多照片,有机会给大家展示一下,让大家也了解一下。这些文物是他们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在他们的介绍中,他们也对中国的文明表示赞叹和承认。但是,那里的东西比很多国内的博物馆还要多。

陈老师说了这么多学英语的事情,通过日常生活中和陈老师的接触,实事求是地说,他学习比我们用功。无论到哪里,机场、商店等等,他都把介绍的那种小卡片都收集起来,记一些比较经典的句子,自己学习。他还带回很多报纸和杂志回来,他说那是最流行的英语,更符合现在的实际,更能用得上。同学们可以从陈老师学英语的情况体会到,学习还是要靠平时一点一滴地积累,这是陈老师的优点,我们应该学习。另外,King's College大学想和我们合作金融数学的一个项目,现在谈得很好,还要继续谈。

我感觉国外学校的校长和领导对中国还是非常友好的,他们非常重视和中国的关系。我能够感觉到在他们的意识里中国经济很强大,在十几年之前这种感觉不会这么明显。虽然时间很短暂,但是感觉欧洲和美国还是有点区别的,英国和瑞士的人要严谨一些。另外,感觉城市越大人显得越忙,走路的节奏都很快。美国大城市的街道上人们都是行色匆匆,瑞士的人就很悠闲。这可能就是不同社会和文化的区别之处。”

付老师说:“欧洲物价很高,我刚到那里的时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到了英国就乘以15,到瑞士就乘以7。不是说因为我是中国人,我的工资比较低,我才算。其实瑞士人也在算,那里的超级市场卖东西,都是以百克为单位的,他们买东西都是两根黄瓜,一个西红柿。我不习惯,我买东西就一下买一堆。从吃上来看,我在国内2000块人民币的工资和他们是不相上下的。巴赛尔在德国和瑞士的边境,出版社的托马斯也说,他们也经常到德国去买东西。

King's College大学的副校长说很有幸到南开大学访问,因为它培养了两位中国的总理。可见并不是他们有多少诺贝尔奖获得者,我们就没什么可说的,其实我们可谈论的事情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一般都在发展比较快的国家。我觉得如果21世纪属于中国。

我对大英博物馆一直很感兴趣,大英博物馆是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亲自设计的。我看图纸的时候觉得很宏伟,所以一直想去看看,去了之后确实很惊讶。在英国碰到中国的留学生,他说大英博物馆逛一个星期都逛不完。博物馆入门处就说,中国的文明确实很了不起,因为它没有中断过。他们把中国的文物分的很清楚,也没有中断。我不知道这些文物的价值多少?我想还好看到的不全是中国的文物,世界各地的都有,否则就太窝囊了。除了中国文物,还有埃及的木乃伊等等。其中大家可以感到骄傲的是,中国的东西与同时期其它国家相比做得是最好的。无论瓷器的花纹、质地、做工都比其它国家的强很多。所以我突然有了信心,我发现中国人能把事情做到最好。

我最感兴趣的是大英博物馆,而陈老师最感兴趣的是福尔摩斯的博物馆。英国人不仅把真实的东西做得很好,虚拟的东西做得也很好。这说明他们自身价值的挖掘、卖点挖掘的很彻底,商业意识很强。

另外,这次出国最丢人的事情,大家可能以为是英语,其实不是。因为中心的大环境非常好,出去之后不会出现听不懂的情况,我们都能听懂,虽然我们回答的可能很简单,但是基本的对话交流是没有问题的。这件丢人的事情就是我没有带名片。在爱丁堡的时候陈老师解释说我们没有英文版本的名片。去瑞士的时候更需要名片,但是之前我没用过名片就没有这种概念,结果完全忘记了。无论到哪里,见面第一步就是送名片。名片也是一种让别人认识你的方式。后来到King's College的时候我就干脆说我忘记带了,感觉非常尴尬。另外,在国外他们对女孩子尤其照顾,中心的男生也应该发扬这种绅士风度。

最后引用辛老师的话,我到了欧洲一趟,发现也没什么。”

接着,会议的第二个议题展开,毕业生代表发表感言。

杨立敏同学说:“我觉得中心给我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环境。相对于别的研究生而言,我们有很大的空间,便于我们的学习和交流,并且中心还有许多老师,我们可以请教老师,还可以和同学们讨论,这是对我们学术研究非常好的条件。其次,中心机房的计算机,对资料的查询非常有帮助。这些条件离不开中心的老师和工作人员的努力,在此我代表毕业生感谢中心的老师和工作人员以及同学们。”

王丹华同学说:“我在中心学习了三年,因为推迟答辩又在外面呆了一年,感觉还是很想念这里三年的学习和生活,很留恋这里。在这里感谢所有的老师对我在学习上的帮助,使我在各个方面都得到了进步。由于在中心的学习使得我过去一年也是比较顺利的。谢谢大家!”

张余婷同学说:“很感谢中心的同学这三年内对我的帮助和鼓励。刚才陈老师提起我的时候,我真的很激动,有种要哭的感觉。我回去的时候很多人问我:‘你读硕士出来,何必到中学教书呢?’他们觉得我很亏,觉得我大材小用,其实这是我从小的一个愿望。我不指望我能做上一名特级教师,但是我一定会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一番事业。我相信我可以做到,因为这三年我不仅在自己的专业上学习,在英语上努力,而且我在中学数学方面也做了很大的努力,可能大家不一定知道。在专业学习上,我很敬佩李老师的严谨,也很感谢师兄师姐对我的鼓励和帮助。

我在天津最大的收获就是我的独立生活能力有所长进。我从小在上海长大,一直都受到父母的关爱,有一点自私,但是在天津独立生活三年以来,我发现我自己变化很大。我觉得我有一个奋斗的目标,我就要为我的目标努力。在这里我向大家保证,我不奢望给中心带来多少荣耀,但是我绝对不会让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丢脸。”

二年级的高永同学也谈了自己的想法,他说:“来中心都两年了,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中间有收获也有失落,这都是人生的一种经历。感觉中心现在人很多了,以后学习要靠自己自觉,但是中心的学习气氛还是很不错的。另外,摄像的同学要细心一些,摄像也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就是要细心一些。大家最好自告奋勇一些,不要让杨老师指定了。”

李老师说:“前几天我看到一篇报道,关于北京电影学院,那里毕业了很多名人,例如张丰毅、张铁林、张艺谋等,他们成就都很大。但是,北京电影学院的一位老师说了一句话,我记忆很深。他说,如果学生到社会上出名了,那是他们的才华,我们老师不敢贪功,只能为你骄傲;但是如果学生在社会上或者工作中出问题了,老师就要承担责任了。所以,老师们希望你们以后都有才华,都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     Email: info@cfc.nankai.edu.cn
 
组合数学中心英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