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周末例会  
 
     
 

组合数学中心周日例会

时 间:2005年12月11日下午4点

地 点:组合数学中心讲学厅

整 理 人:孙慧

会议由陈老师主持。陈老师说:“首先介绍著名组合数学家、大连理工大学的王军教授。王军教授解决过Stanley的公开问题, Stanley对他的工作很推崇。他在组合数学的很多领域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在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访问过,这个实验室的著名科学家 James Louck, David Torney对王军教授的评价都很高。王军教授对组合数学中心帮助很大,是我们的老朋友。

现在,大家的总体感觉就是组合数学中心在国内以及国际上的影响很大。中日国际会议之后,Janos Pach教授给我写E-mail过来说:‘你们已经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研究中心。’从人数上来讲,我们毫无疑问地是全世界最大的组合数学中心。但是,继续这么号称下去我们是非常惭愧的。从最高质量成果的数量上来讲,我们不能这么说。我们中心是全世界最大,因为中国人多。但是,胡锦涛书记以前就说,中国最不缺的是人,最缺的是人才。

总的来讲,我们仍面临很大的压力。组合数学中心发展到现在,我可以毫不惭愧地讲,我们在教学上的投入是很大的,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为大家创造一个好的环境。作为老师,我们做得已经尽力了,我们每年在访问学者上要花很大一笔经费。正是因为我们花了很大的代价营造一个国际化的环境,中心出去访问的学生并没有感到外面比这里好多少。同时,也可能是因为我们这里的条件太好了,同学们不一定能体会和珍惜。老师让学生审一篇文章,老师没有时间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让你们得到更多学习和锻炼的机会。其它地方的学生想审还没有发表的文章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我们在国际上有很多朋友,并且经过多年的积累之后,才得到审稿的机会。如果没有一定的积累,人家永远都不会找你审稿。这并不是因为水平不够,而是你还没有到被广泛认同的阶段。所以要珍惜这样的机会。

我不是没注意到有些同学是不喜欢到中心来学习的。我没有看见并不表示我不知道,经常不来的人我心里是有名单的。我们专门找了一个大的教室让大家上自习,这是很不容易的,你为什么不去?对经常不来中心学习的同学,我是有意见的。在这一点上我不会妥协。邓小平同志被毛泽东评价为‘不认输,不妥协。’我认为我们应该学习小平同志那种敢于不妥协的精神和勇气。我警告一下经常不来的同学,我是有名单的。现在表扬一位经常在中心的同学--周文礼,他是李老师的学生。还有一位就是陈和,我每次到教室,她都在。我跟李老师讲,这样的学生肯定有前途。整天在刻苦钻研,怎么会没有前途呢。我不是限制大家自由,但是我给你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你们自己要为自己负责。于老师、侯老师、付老师等都知道得到这个大教室是很困难的。不要以为在宿舍里就能证出大定理,我绝对不相信。

这次我去北京为‘九三’学社做了一个报告--《组合的艺术》,是大众报告。九三学社里医生和科学家居多。给他们作报告讲数学,我着重于组合的艺术,大家的反映很好。王国亮和王健同学做了一些前期的工作。我作报告的前一天晚上九点开始检查PowerPoint,大家都认为现在的版本肯定不够份量。王健、王国亮是一、二年级的学生,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因为第二天要做报告,我自己坚持修改到11点,又让侯老师、杨老师、付老师、季青继续修改。他们一直工作到早上四点。九点钟作的报告,非常成功。

付老师说,虽然感到王国亮和王健做得不理想,但是她也认为她几年前也可能只能做到这样的水平。这几年进步了,就是通过不断地做事情得到了进步。李开复说过一句话,要在做事的时候才能学习。官话来讲就是只有在实践中才能得到锻炼。就像书法和舞蹈,明白道理和自己能做完全是两回事。所以在实践中才能学到东西。做事就是锻炼,王健、王国亮你们去看看最后一稿,是不是比你们做了好长时间的还好。我确实没有时间,细节的工作只能靠你们来做。

我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请侯老师、杨老师、付老师、季青来做。同学们都得锻炼。让你做什么事情,你要想到这是一个锻炼的机会。以后做事情的机会不会每个人都有,否则大家都会不珍惜机会。在解决中国农村的问题时,邓小平同志的伟大之处在于实行承包制。邓小平同志用一个办法把中国农村生产力一下子就激活了。我们也要学习这种思想,把事情‘承包’给你。

我前不久回四川老家,看到曾经光秃秃荒山现在都是绿荫绵绵。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承包。一承包,农民的责任心和积极性就调动起来了,同时还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前不久我会见了埃塞俄比亚的教育部长,一位38岁毕业于英国的博士,他们正在学习这个经验。他们的森林毁坏很严重,所以他们要恢复森林,并且正在讨论承包的方法。

我们也要提倡责任。下学期会有相当一部分同学就没有津贴了。天津师范大学的一位老师问我怎样才能提高教师的质量。我说,‘把教师的水平提高,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把不好的砍掉,剩下的就是好的了。如果你不敢这样做的话,那我就不知道还有别的办法了。’以后我们不能吃大锅饭,要实事求是地评价每一位学生的工作。现在我就可以宣布一下,严慧芳同学可以提前毕业了。效率比较高、论文完成比较好、表现不错的同学都可以申请提前毕业。

我在报纸上看到,北大、清华施行硕士两年、博士四年制,可见博士生四年毕业是正常的。

上周马志明院士来做报告的时候给我提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们这里也有这种现象。他说,现在学生容易走极端,一种是只打基础,不能做研究,结果没有文章出来。不仅不能毕业,这对研究能力、创新能力的培养都有影响。另一种就是只想做论文,基础不好,没有系统的训练,即使也能做出文章来,但对长远的发展不利。因为你的知识面太窄,严格的训练也不够,只能解决一些小问题。我希望大家按照老师的指导,认真做下去,这样一定能毕业。任何一个方向,只要你认真去做,都能出好的成绩。

另外,我们请一些访问学者来,他们可能是带着一些问题来的,与他们合作,我们都支持。但是学生和任何访问学者合作都要先经过导师的同意。同时,我们不能只依赖访问学者。带来新的思想,新的课题,对我们帮助很大,但我们必须有自己的方向和优势,有独立课题。多一个合作者,开拓一些思路,多学点新的方向,这都非常好。

马志明院士也说,只是一本本地读书不行,只写文章不读书也不行。所以暂时没有文章的同学也不要急,要坚持做下去,平时训练和写文章要兼顾。

这次来参加会议的Glenn Hulbert教授给我讲了他给本科生上课的故事。他要求所有的学生的作业一定要用Latex打出来。他的学生就大喊着太难了,有的学生还哭了。他鼓励学生说,‘It's really easy.’ 他没想到两星期之后,他的学生告诉他 ‘It's really easy. ’这就说明一个问题,技能往往是被逼出来的。我上课是为了给大家指指方向,讲讲思路,提出要求,提出问题,我希望同学们能自己去独立思考,把方法和问题想明白,然后你们会告诉我,it's really easy 。

最后强调平时一定要态度认真、负责,要对小事情严格要求,否则容易造成很大的失误。最近出了一件很荒谬的事情,日本的股市操盘手把61万元1股敲成了1日元61万股,一分多钟损失超过三千亿日元。”

于老师说:“12月3日,我们组织了‘科学与中国’院士专家巡讲团马志明院士的报告,这个活动做得非常成功,我和几位普通的同学交谈了一下,他们感觉理科的讲座有这么专业化的组织,来了这么多人,问问题问得这么踊跃,做得这么成功,这种情况在南开大学非常少见,几乎可以和诺贝尔奖获得者来做演讲,和IBM来招聘相比。这次活动老师和同学们都付出了很多努力。另外,马志明院士来组合数学中心视察讲了几句话,对我们非常鼓舞。他一方面讲我们做得非常好,他说。‘我不来根本不知道你们做到这种规模,取得这么多成绩,发表了这么多文章,获得的评价这么多。看到组合中心的情况,我很受感动。’另一方面,他还讲我们这里的管理非常科学,应该推广。

刚才陈老师提的几个问题,我谈一下自己的体会。第一,组合数学中心的科研教学条件是非常好的。从资料到信息的交流都不比国际一流的研究机构差,所以希望大家珍惜。我经常去大教室看,我个人感觉是比较失望的。我个人感觉今年的新生来中心的时间和出现的频率不如去年的那一级新生。陈老师提到陈和的例子,刚才在开会之前我正在改《组合最优化》的作业。我可以提供一个佐证,题目做得最多的是陈和,做了74题,最少的只做了12题,这些和他们在中心学习的时间非常吻合。

有的同学说,在宿舍里学习是因为天气很冷。我想这并不是理由。我们这代人给你们讲很多,你们会觉得是忆苦思甜或代沟。实际上,做什么事情都需要磨练。天冷不算什么,你可以和你的父辈谈一谈他们所受过的苦,与他们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我自己感觉看书作研究和环境很有关系。我跟我的研究生讲,你不要怕出不了文章,做什么事情都要下功夫。你不要怕下了功夫老师看不见,不考试也表现不出来,实际上早晚你下的功夫都会显示出来。

以前有个学生在德国留学,他每天坐公交车都会在同一个地方等公交车。他发现每次对面杂货店都有一个年轻人在擦地板,一擦就是半小时、一小时,不停地擦。他觉得很奇怪,老板又不在,干嘛一直不停地擦啊。他很不理解。后来他就做实验,他发现,擦地板花2分钟擦的和花2小时擦的真是不一样,保持的时间也完全不一样。所以你下的功夫确实可以反映出来。大家一定要有责任心。

现在大家作研究有一种不好的倾向,经常换题目,而且一个题目开始会有一些小进展,得到一些小结果,过一段时间之后就做不动了,到两、三个礼拜之后就放弃了,又开始找新的题目做。给大家举一个例子,长跑。任何人跑长跑都有一个极点,那时候是非常难受的,会感觉呼吸急促,憋气,很想停下来。实际上作研究同样有极点,你过不了这个极点,那前面的做的准备工作都白费了。但是过去之后,你就会进入匀速状态,就很平稳了。

我们这里有一个很大的特点,能接触到的资料很多、很新。我做研究生的时候都是自己在摸索,有一个好处就是资料比较少,得到一个题目就猛往下做。大家作研究一定要有恒心,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要换问题。我也跟我的研究生讲了,你不要跟我要题目,我已经给你两、三个题目了,你就一直做,这个问题有多难,能做多少问题,你能做到什么程度我很有数。你平时不要考虑毕业、发文章等这些问题,一定要花功夫做得深一些,有意义一些。

关于资料的问题。现在是信息社会,信息社会有很多好处,这里就不讲了,同时有很多负面影响。对于作研究,资料太容易找到,做不动了就去查资料,天天围着资料转,根本就做不到你想的那个问题,这就造成了原创性的东西越来越少。例如,原来老和尚念经,他们上九华山练功,上一趟山不容易,所以一上去就几个月不下来。他们没有那么多资料,就是坐在那里悟。因为佛经翻译的有限,并且还得懂印度文,所以老和尚念经真是凭借悟性,没有悟性就淘汰了。两千多年以来的和尚,千千万万都是无名无姓的,名字流传到现在的就是靠天天想,天天悟,坚持修行或者闭关想一个问题。我们一方面强调资料的重要性,一方面还要把心沉下来,看了基本的资料之后,要有一些新的想法,要有一些原创性的东西。下功夫才能出成绩,只是想速度快,不是一个严肃的学习态度。

审稿方面。要把审稿看作一种资源,一种义务,而不是一个包袱。从去年七月份到今年12月份,我总共审稿了22篇文章,其中大部分都是让一些同学去审。审稿是你对学术研究的一种义务,在国外是没有审稿费的。我们一方面要作为义务非常严谨地看。另一方面,对我们来讲,这也是一种资源。一方面你可以了解到最新的动态,新的方法,新的趋势;另外你们可以看到最新的东西,在别人还没有看到之前你就可以开始考虑文章上的一些open problems或者猜想,这是很好的一个资源。最新的文章,尤其是写得较好的文章很值得好好看。”

付老师说:“组织马志明院士的报告,我们是下了一定的功夫的。这个事情筹备了一年多,虽然表面上看就一下午的事情,实际上具体的准备工作包括海报、书签、传单、笔记本等任何一项最后的方案都不是第一稿。这单靠某个人是不行的,大家都做了很多事情,做得最多的就是郭强辉他们办公室,整个过程他们几乎都参与了。

我不怕被骂,自己也是慢慢被骂出来的。就像打乒乓球一样,一开始我水平很差,根本就没有摸过球拍,我就天天找当时打得比较好的几个同学,后来慢慢地就练出来了。一件事情开始做的时候,大家硬着头上,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其他的就是积累一些经验和想法了。这次有一个新想法,在BBS上对报告进行文字直播,因为有好多同学没能进来。这也不是很难的事情,主要由庞兴梅同学、刘娟、孙慧同学负责。这也不失为一种尝试,下次有活动我们还可以继续这么做。报告之后,还有人打电话来询问这个活动是怎么组织的,可见算是比较成功了。如果大家认为哪里还需要改进,都可以提。下次有什么活动愿意承担的可以跟老师讲。总之,事情来了,不管怎样都不要后退,要硬着头皮上。遇到事情一定要有这样的心情,那就是我一定要把它做好。”

侯老师说:“就像于老师说的,作报告要使听众更好地理解。所以首先要考虑好对象是什么,然后再做具体内容就比较简单了。因为《组合的艺术》是一个科普性的报告,那么就要尽量通俗一些,简单一些。还要考虑到作报告的人,因为有时候没有时间细看,所以要尽可能的把所有的内容提纲性地列出来。听众一般喜欢看一些简单的图形。王健和王国亮同学做的”路的环游“的动画感觉效果很好。另外,每一页上即使是文字也不要太多字,最好是标题型的。称球问题,修改的地方就是把7号球?染成别的颜色,这样讲的时候就可以拿7号球?作例子,很清楚。

陈老师说同学们还是有一些工作的机会,高永同学非常积极,主动要求担任咱们的图书资料管理员,以后就由高永负责具体的图书借阅工作。”

路老师说:“我到澳大利亚访问了三个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合作研究。我感觉他们那边的人比咱们这边少得多。那里中国人比较多,你完全可以不说英语就能够生存。我去的是墨尔本大学,在澳大利亚是比较好的学校,数学系位居澳大利亚前几名。虽然他们的数学系比较好,科研成果也比较多,但是他们的硬件、软件条件比咱们这里差得多。首先咱们的信息交流比较迅速,比较多,每一个来访的学者,你都可以从他们身上得到最新的信息。并且咱们这里有很多特聘教授,每次讲课三个月,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墨尔本大学那里也有学术报告,但是并不是很多,而且不是大部分学生都有机会听到,只有一小部分学生能够从中受益。虽然到那里访问的学者比较多,但是作报告的比较少。那边的资料还是可以的,和咱们这边差不多。

这个学期来了很多新的同学,希望你们珍惜这里的条件和机会,好好学习。最后,祝大家学习愉快。”

杨老师说:“我昨天申请副教授的时候也是用的PowerPoint,后来李老师给我指出来,‘你这个做得不好,你要考虑评委们想看什么,你就给他亮什么。’有些评委是想看我哪些方面已经达标了,有些评委想看哪些地方没有达标,没有达标的我没有列出来。我这次能评上副教授中心的老师都给了我很多帮助,我感觉中心这个大家庭很温暖。陈老师,于老师,陈玡仰老师,付老师等都抽时间去支持我,我非常感谢。

前一段时间,我去香港访问,非常感谢陈老师给我提供这个机会,还有陈北方老师的邀请。香港那边人也比较少,没有中心这种氛围。因为咱们的大教室争取来很不容易,而且在宿舍里交流也很少,所以大家最好都来中心。在一起交流,对学习是很有帮助的。陈北方老师只有一个研究生,那个研究生就感觉比较苦恼,因为没有人可以讨论。在中心有这么多同学一起学习,对大家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希望大家把握好机会,好好学习。”

陈老师说:“为什么学习一定要到中心来呢?比如唱歌都需要话筒,音响,需要这种氛围和感觉。学习也是一样的,要有一个教室和讨论的环境。

我跟爱尔兰人有过交流,爱尔兰人喜欢去酒吧喝酒。酔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喜欢的是酒吧的气氛。有一次和一个爱尔兰同行出差参加一个会议,晚上,他请我去喝酒。我说,我们买点酒在房间喝。他笑话我说,‘You have to go to a bar.’去了几次酒吧以后,我就理解了,要想喝酒的话,还得上酒吧去。上课或者上自习是一样的,‘You have to come to the classroom.’。

大家可能会注意到一个问题,我们每年做出的论文很多了。要发表这些文章会越来越困难,因为组合方向就那么几个杂志,JCTA,欧洲组合,电子组合,Discreet Mathematic。我们只能咬紧牙关,在质量上狠下功夫,只能拼质量了,好的文章总是能够发表的。国际上的同行也注意到我们出了很多文章,Stanley也在email中说,中心出了很多高质量的文章。但我也感觉到审稿人对我们的文章审得也很严格,要求也很高。我投给电子组合的一篇问题,其实审稿人的意见很好,也建议发表,但编委以审稿人的推荐不够强烈为理由还是把这篇文章拒掉了。虽然这不是好消息,但反过来想这是好事,这对我们是鞭策,激励,是逼着我们设置更高的目标。

另一方面,我们从策略上讲,我们一方面研究面要更广些,使得可以投稿的刊物更多些。高老师和路老师最近有一篇文章投给欧洲组合,第二天就被拒了,理由是内容不对口。他们只好投给一个很好的代数杂志,现在已经被接受了。

我写文章,总是想写得很清楚,我相信这是一个优点,这样审稿人很容易看懂。但是容易让人看懂的文章,有时候会被人认为简单,所以会被拒掉。本着讲诚信的原则,我还是提倡应该把文章写得很清楚。

最后我还谈一点体会。做研究也应该讲策略,讲战略。一位乒乓球老师告诉我,中国第一位乒乓球世界冠军庄则栋的步法是父亲的,手法是母亲的,步法比手法还重要。打乒乓球步法到位甚至比手法还重要。做研究也要讲选好什么课题,讲究用什么步骤。我们不能只是跟着别人做。国家提倡自主创新,我们也要做出自己的强项。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一定的规模,我们应该在某些方向上领先了。现在学术界流行大师加团队,就像大佬加团伙。我们还要坚持奋斗。我们确实需要创新,需要突破。要做出别人做不出来的东西,那就厉害了。我们自主创新的范围一定要广,我相信在未来几年内我们能做到在某些主要方向上领先。”

王健同学说:“做《组合的艺术》的PowerPoint,由于我们知道的东西特别少,在网上搜索的时候,科普方面只有陈老师的那一篇《漫谈组合数学》。我们想图多一点,字少一些,应该容易被接受。确实是因为知道的知识太少,所以做得效果不好。”

高永同学说:“请同学们把在资料室借的书再去我那里重新登记一下。”

白冰同学说:“上周组织的马志明院士的报告,确实很成功,因为当时准备得很充分。没想到来了那么多人,有很多人都是站着听完那场报告。报告之后,好多人都在门口给我要资料,我拿出那个纪念笔记本给他们看的时候,他们都感觉来晚了很遗憾,他们都说,以后只要是组合数学中心组织的活动都要参加。

因为天气冷,所以有些同学都不太想到中心来,有时候我也会有这种想法。但是,像刚才陈老师说的,宿舍里确实不是学习的环境,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尽量克服一下,尽量到教室来学习。”

刘健同学说:“于老师说的跑步的极点,我也有同感。在初中的时候,我跑到大概800米的时候就需要坚持了,但是现在跑2、3千米也没问题。另外,白冰说的上自习的事情。有时候我也会在宿舍里呆半天,比较了一下在宿舍里和教室里学习的效率,我发现是不能长时间在宿舍呆着的。我跑步是喜欢顶风跑的,所以我觉得大家可以换一种心态,其实感受一下风的感觉也挺好的。”

王军老师说:“虽然我这几年没有到中心来,但是我觉得对中心的感觉很熟悉。看着中心在一天天发展壮大,同学们在茁壮成长,我由衷地感到高兴。陈老师回国到现在已经12年了,也是国际组合数学界的知名人士,在这期间确实对国内的组合数学贡献非常大。陈老师培养的学生已经或者即将是国内组合数学的骨干,陈老师还请了很多人到国内来,主办了很多国际会议,使得国际组合数学大师我们至少都见到过。像Stanley、Ron Graham,这些人平常都是很难请到的。有一次,万先生说,在国内举办国际会议的很多,但是有时候国外只来2、3个人。陈老师请了这么多人来,使得国内组合数学界开了眼界。

另外,组合数学中心网站的作用很大。有时候我们想查什么东西,就用你们网站上的链接。现在有了网络,条件好多了,但是网站怎么打理,怎么汇总资料,怎么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心的许多同志在这方面做了非常好的工作。我们有几个学生来过这里,他们就让我来参加中心的座谈会。我今天来了感到特别有意思,也特别受启发。这里有这么很好的环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地方学习,大家应该很好的利用这个机会。中心在国际上从各方面来讲都是非常成功的。

办一个中心不是容易的事情,第一,要有能力;第二,要有敬业的精神。陈老师确实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事业上去,做事情如果没有这种敬业的精神也只能是一事无成。陈老师、于老师他们在国外工作过的地方,我都去过。他们都是放弃了国外的高薪回国工作,像他们这样真正把报效祖国当作一个事业来做的还是为数很少的,这一点是很令人感动。

有一次陈老师说‘我是爱国的’,这一点我是非常相信的。从大处讲是爱国敬业,从小处讲就是对同学们是真正去培养大家,这一点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在武侠小说上经常看到,有的人资质等各方面都很好,但是练了一辈子武功还是二流水平,名气也挺大。但是有些人出手就很高,原因是各方面的,但是出身哪个门派,出身哪个导师是很重要的。去年我们那里提职,有位老师不在,我替他去的。当时我说,无论是做什么东西,你应该在你的领域的最好的杂志上发表几篇文章,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你就不能说你做的很好。虽然发了也不能说他做得很好,但是至少说明他做得不差。发文章是一方面,一个人的成就还要包括他的学识、见识、见解。但是发文章是一个硬指标,是不太容易做到的。当时评委都是很有名的教授,他们也同意我的观点。出身组合数学中心应该就是出身名门正派。这里的博士生已经有些在组合最好的杂志上发了好多文章了,所以你们出手就很高。

最后,祝中心更加兴旺发达,祝每一位同学成长进步。”

季青同学说:“对于老师说的跑步的极点,我还是有点体会的。就像我学英语,我下定决心每天7:00起床学英语,但是自从下定决心到现在,还是没有坚持住。其实我自己也明白,只要我坚持一个星期,以后就很容易了,但是开始就是很困难。我相信只要突破这一点,我就能坚持下来了。大家做学问也是这样,只要坚持下来就会成功的。”

于老师说:“关于中日国际会议,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组合数学的各个老师和同学以及国内的各个老师和同学的英文水平非常好,不管和日本人比,还是和墨西哥人相比都很好。作报告,基本上语言不是问题,都非常流利,表达得也很清楚。

关于作报告,例如划分为20分钟报告和5分钟提问。我自己有一点观察,大家在实践中再慢慢总结。第一,要想尽一切办法,绞尽脑汁多给大家示例,多用图,少用字。第二,你做报告,你就是这方面的专家,你的结果就是现在最好的、最先进的,所以你自己对基本概念很清楚,但是听众并不知道。我感觉首先至少要花五到七分钟的时间把基本概念讲清楚,尤其是新的概念,要有足够的时间。你要把概念放在荧幕上面,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想法反复讲,直到大家都明白了。很多同行来参加会议是很不容易的,大家希望你广播一下你在做什么东西。所以首先就要把基本概念讲清楚。第三,要多给例子。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好的例子说明你的结论或者定理,这是最好的。第四,只讲主要的结果,其它次要的推论引理别人都不太关心,只要点到就好了。”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     Email: info@cfc.nankai.edu.cn
 
组合数学中心英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