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周末例会  
 
     
 

组合数学中心周日例会

时 间:2005年11月6日下午4点

地 点:组合数学中心讲学厅

整 理 人:孙慧

陈老师说:“现在中学有一个现象,成绩差的学生几乎全是家里条件好的,而成绩好的学生家里条件几乎都不好。中心何师傅家里条件就不好。他的女儿考初中时,考上了南开中学——天津市最好的中学,温家宝总理的母校。考上之后就不需要交太多钱了,但还得交一些钱,他女儿就放弃了,上了一个一般的学校。但是这次考高中她又考上了南开中学,这还让人不得不服气。

我有一个朋友,是很成功的企业家。家长总是用最好的条件去培养孩子,但孩子的成绩还是不好。在温室里成长出来的人,不要说创业了,守业都守不住。

我在思考怎么去教育自己的小孩。我们家是没有饮料、没有零食,对孩子一点都不娇惯。但是由于没有危机感,没有真正吃过苦,就很难有奋发图强的精神。我也在反思,我决定把他们带回山区老家去看看。最可怕的是他们没有奋斗目标。我们当年的目标是从山区到县城,或者从县城到市里,不管怎么样我们心中都是有目标的。只有有了目标,才会有动力。我们组合中心还是有动力的,发展中国的组合数学学派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应该在组合数学基础理论研究、应用数学、软件开发、行政工作等方面都定出指标来。

从机制上我是经过反省的,我们不搞平均主义,我们要在机制上激励人去奋斗,让待遇和业绩挂钩。所以关于津贴的事情,我们要严格落实责任制。例如季青,把年刊做好了那就有资格拿津贴了。当然,年级高的同学快毕业了,可以集中精力写论文,不必做助理工作。低年级的学生应该积极参与。

提高主动性和积极性,把学习搞好,对你今后的事业还是很有影响的。

昨天看了《读者》,上面讲了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是一条狗去追一只受伤的兔子,结果没追到就回家去了。那条狗回家后就挨了一顿骂:‘你怎么这么笨呢?连受伤的兔子都追不到。’而兔子说:‘我要是不竭尽全力的话,我就被吃掉了。’第二个故事是,比尔·盖茨小的时侯背书能背下整篇课文,别人问他,你怎么背下来的,他说:‘我竭尽全力了’如果人的主动性、潜力真的激发起来的话,我觉得一定可以干出一番事业。

最近美国的一本畅销书《从优秀到卓越》(Good to Great)上说要想达到卓越的境界就必须竭尽全力。我决定把今年年底的奖金全部送给孩子去买字,要让他们认识到虽然人人都会写字,但有些人的字却能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几千块钱买不了几个字。名家的画就更不用说了。要想达到卓越,必须给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并为此竭尽全力。

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优秀的人才,我希望大家积极主动地去学习。比尔·盖茨用了十六年的时间创业成功,我希望十年或者十五年之后在座的同学可以名四扬方。学生超过我,这是我的骄傲。”

侯老师说:“我介绍一下自己的学习和作科研的体会。我们刚入学的时候学了一本书Partition,当时陈老师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在美国,就自己读的。陈老师也给我们讲了一些课。那时候陈老师跟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联系比较紧密,做了一个项目,有时候让我们审稿。也没有体系地学习什么东西。当时自己学了组合数学那本书,只学了第一章,跟现在也不太一样,不太成体系。那时候只有四个研究生,所以讨论班和课程都没有,只是跟着数学院上一些基础课。学了一年组合理论,因为陈老师感觉数学还是要应用,就申请了一个天津市的研究课题——金融风险分析,我们即开始作项目,也就是读国外的一些资料。那个项目做完之后,就开始做理论研究。当时也是想和实际结合,就摸索了一下,做了一个证券分析的软件,主要是金融方面的分析,还做软件开发。后来中心一直在做这个东西,大概一直到2006届。

我们进中心之后是先做程序,因为程序一点也马虎不得,锻炼了严谨性。另外,做项目的也很锻炼人。我对机器证明很感兴趣,开始读q-级数那本书的时候,感觉那上面的证明太复杂了。陈老师就介绍了一些算法,我就把这个作为毕业论文了。总体来说,就是第一年学基础课,二、三年作项目,最后第四、五年做数学课题。还有,访问学者过来的时候,可以好好跟他们学习一些东西,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跟他们合作一些课题。我当时就和南京大学的孙志伟老师合作了一个问题,也是毕业论文的一部分。

大家要有信心,要保持一种热情,总是能学出来东西的,不用担心毕业的问题。基础要扎实,现在新生可以多选几门课,在有能力的境况下尽可能地学习。另外,还有要有兴趣。选定一个目标,并不是特别喜欢理论研究的,你就可以朝着应用方面努力,目标明确了,你就会发展的好一些。”

付老师说:“陈老师一直在说主动性的问题。我每次发言都希望自己的发言是精彩的,同时我也希望可以给大家一点触动。新生来的时候说很痛苦,其实我也很痛苦,到现在也是很痛苦,因为压力并不是随着毕业就消失了。我从毕业到现在还是不适应,现在当老师了,不断地有人提醒我‘你是老师了’,才觉得压力这么大。所以压力有时候也不是自己给的,有时候是别人给的。

我们看一个人,可能对他有多深的数学功底不是太看重,主要是看性格。如果你仅仅因为数学考了90几分就觉得自己是菲尔兹奖获得者,我觉得可笑。做课题的时候,有时候想问题晚上睡不着觉,但是又想晚上不睡第二天就荒废了,一晚上就在这种矛盾挣扎中过去了。我们还很年轻,还应该不断提高自己的修养。

侯老师说要有目标,我觉得存在两种人:一种真的是立大志的人,立了大志,即使困难来了我也不怕;另外一种人是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步踩实了,把高楼一层层地盖起来。其实,第一种人就是把层数定好了,一层层向上垒,第二种人就是结结实实地盖好每一层,能垒多高就垒多高,我觉得这两种人都很成功。我之前看到一本杂志描写了一位女性,对我触动很大。很多女性做事情都是天生依赖性很强,但是当她的依赖没有了的时候,她意识到要奋发图强。她之前也没有多大的理想,但是她做得非常成功。

做学问,我觉得不是什么东西都要接受,都要灌输,我自己也在挑选,我不想接触的我就直接把它pass掉。庄子说过一句话:‘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当时我理解这句话的时候就是要不断地努力,我一直这么理解这句话。但是后两句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就是说你能接触的东西都是有限的,你去追求无穷的东西就累死了。

另外,大家习惯是不一样的。三字经上说:‘性相近,习相远。’在咱们这个地方大家的经历都很像,但是大家以后的发展就会很不一样,这就是性格决定的事情。我觉得你不喜欢数学可以,但是你要明白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要强迫自己去喜欢,走其它的路,从事其它的工作也可以。陈老师每次讲话我都很有体会,他让大家好好努力,但是没有说让大家以后都去做数学研究。我非常赞同这一点。我觉得没必要干一件不喜欢的事情而让自己不高兴,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断努力去做,一定能有所成就。

我现在听到一些话,说压力一大,有些同学在对待中心的事情和集体的事情上比较漠然,我很不理解。做人,每一个阶段都在变化,每一个阶段对自己的评价都是不一样的。有些人一辈子只能定义为一个人,或者好人或者坏人。我觉得大部分人不需要有多大的成就,就可以得到别人的尊重。大家多多少少地关心一下中心的事务,至少让别人感觉到,你首先是一个好人。我的想法可能有些偏激,欢迎大家和我辩论,至少可以让大家了解一些东西。”

谷珊珊说:“大家既来之则安之,每天问问自己有什么收获,每天有所得,这样一点点积累起来,五年不会白费,不管在什么方面肯定都有提高。所以大家踏踏实实地,稳稳当当地对待好每一天就行了。”

季青说:“我只不过比大家早来了两年,很能体会大家的心情,因为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有的同学问我组合到底是什么,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组合数学确实包含很多内容,和很多方面、很多学科都有联系。我现在正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的组合模型整理一下,像侯老师上课讲的计数模型,可能会对理解组合数学有所帮助。

另外,我现在明白了,不要给自己压力太大了,你只要一直不停地做,就一定能出成果。有一个好心情对学习也是很重要的。不要第一年、第二年就想写文章,这样给自己压力很大。其实你有五年的时间,你只要保证每一天都没有浪费时间就行了。可以把要做的事情分开来做,每天做一点,这样想做的事情,要完成的计划都会很轻松地完成。”

于明飞说:“不管大家将来做什么方面的工作,希望大家爱中心。”

侯老师说:“关于学习的主动性,自己感觉需要学的东西可以多学一些,并不局限于老师讲的东西。关于做事情的主动性,中心现在单位很大了,有些任务是行政人员来做,但是人员还是相对少一些,有时候需要大家帮忙,希望大家主动一些。做事情错了不用怕,只要改正了就好。”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     Email: info@cfc.nankai.edu.cn
 
组合数学中心英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