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周末例会  
 
     
 

组合数学中心周日例会

时 间:2005年8月27日下午4点

地 点:组合数学中心讲学厅

整 理 人:孙慧

会议由李老师主持。会议开始,陈老师说:“新学期开始,我向大家正式宣布李学良老师将作为中心的常务副主任全权负责中心的日常事务。李老师以后的责任就更重大了。

首先,我感觉这次去北京开会有一个问题。我听于老师讲,其他学校的很多学生都非常积极,看到北京那么好的条件,那么多老师来讲课,都在积极地交流、学习。然而我们的学生好像无动于衷一样。于老师说,感觉你们眼高手低的情况比较明显。可能是你们见的人多了,我们这里经常有著名学者来访问,美国科学院院士你们也见过好几位,所以一般的人没放在眼里,一般的事情也没放在心上了。

我们中心学生的虚心程度、认真的程度还不够。其它地方的学生,一看到北京有这么好的条件听课,都非常高兴,非常集中注意力。他们去一趟北京费用也不少,是难得的机会。听说,你们搬行李的时候都站在那不动,等着别人为你们服务。不要认为这是小事,这时候你动与不动可能就是判定一个人是优秀或平庸的分水岭,可能就是你事业成功或失败的转折点。

我对于老师讲:‘你到中心来的时间不长,我们面临的问题还很多,以后一起努力吧。’同学们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从培养人才的角度出发,我希望大家都很优秀。但是你自己要自觉地成为优秀人才,自己要想办法找机会成为优秀人才,自己要主动地为自己创造条件,机会是不会主动送上门来的。

第二点感触很深的就是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我看了很多文章,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对我的震动很大。今天上午看了一篇文章,阐述了一个历史的真理——落后就要挨打。关键的问题是,你怎么才能使自己不落后呢?你只坐在那里乘凉,高谈阔论,无所作为,肯定就会落后,肯定会挨打。我们想到了落后要挨打,但是没想到为什么会落后。落后了,必须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要想不落后,必须靠自己。

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活动使我真的有点觉醒了。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日本2个士兵就把中国一万人杀掉了。还有‘九·一八’事变,东北军有十几万,关东军1万,然而日本兵长驱直入。上海的淞沪抗战本来可以抵抗的,但是蒋介石不派援兵,使守军寡不敌众,被迫撤退,抗战名将张自忠英勇牺牲。如果我们很震惊的话,再想想MIT,三、四个教授就可以使MIT成为全世界的代数组合学的圣地。Bollobas教授靠一个人就成了全世界随机图论的领袖,同时还培养了一个获得菲尔茨奖的学生。现在我们来学随机图的有100多人。我们在美国的时候上网用Netscape,创始人是一个很年轻的人,留着短发,后来这种发型成了潮流,成了创业者的标志。我们是人口大国,至今还没有做出有国际竞争力的操作系统。

我们中心有几十个人,从数量上讲我们应该是一个能在世界让人肃然起敬的研究机构。但事实上,我们根本不能跟国际上同等规模的著名研究机构相比。这是我们不能不面对的现实。我们要牢记落后就会挨打的真理,也不能忘记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滔天大罪,他们放毒气,做人体试验,毫无人性,到现在也没有道歉。我再给大家讲一下我的决心,我们再用七、八年的时间齐心协力,要在国际组合数学界上有个让人肃然起敬的地位。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也要在组合数学界的最高点,最深最难的领域有所作为。七、八年时间应该够了。

现在是大家建功立业的一个好时机。毛主席把抗战分成几个阶段,很科学。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属于游击战的阶段。我们战斗力还不行,没办法打正规战,但是到一定的时候我们还是要进行正规战,进行战略反攻。不能只靠游击战、夜袭、偷袭等。所以我们一定要带一批人在国际组合数学界占领最高点,并且要进行战略反攻。我们要给予有突出贡献的,特别是能吃苦、能战斗的科研人员特殊的支持,保证中国组合数学能跟世界上最强的队伍交手,能够走在世界最前列。”

总结这几天的体会,就是“要抵抗,要反攻,要义无反顾,要血战到底,抗战一定会胜利。”

李老师说:“刚才陈老师说了很多激动人心的话,我很受鼓励。这两天我在想八个字——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现在还处于抗战积蓄力量的阶段,还处于积蓄力量和反攻的交叉点。我们还是要有危难意识,不能只图安逸的生活,否则,我们自己会慢慢垮掉。陈老师领导我们组合数学中心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现在制定了一个大目标,我们也来个八年抗战,使我们这个学科走在世界的前列。

陈老师交给我很多任务,现在担任主任也好,常务副主任也好。即使没有什么头衔,工作我还是要积极承担的。但是,总的方针原则就是在陈老师的领导下。马老师负责行政方面的事务,各位老师们协调配合好,在行政上运作起来,为研究生、研究人员提供好的服务,创造好的环境,这就是我们的职责。学生们就要发愤努力地的水平。陈老师从学术的至高点上制定规划战略方针,我们只是具体做一些服务性的工作,我们毫无怨言。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这种精神,不是有这个头衔就负责,没有头衔就不负责。

我确实感到中心是从忧患中走出来的。我刚来中心的时候,中心各方面的压力都很大。开始我也觉得中心似乎有很多光环,在外界的影响也很大,但是来了以后我发觉中心是在外界的各种压力下生存的,把整个中心发展起来,把整个学术水平搞上去,陈老师确实不容易,不轻松。中心从97年到现在已经经过了八年的抗战,我们可以积蓄力量做一个大反攻了。我们再来一个八年抗战,拿出大的成果来,我们要有这种大的目标,向世界上大的研究中心挑战。有了大的目标,最终肯定会进入一个高的层次,否则就会一步步沉沦下去。

通过这次去北京参加研讨会,确实感觉到同学们交流不多,和外界没什么联系。有这样一个交流的环境,就要积极地学习别人的东西,同时我们也可以和外界交流一下中心的情况,起到宣传的作用。另外,这个会议是我们和中科院两个单位共同举办的,我们不是局外人,同学们应该积极配合。这次会议最终比较圆满地结束了,从中也可以看出我们中心这八年积蓄的力量。中心特聘教授刘九强来补Bollobas教授的空缺,这就反映了中心在国内的实力。但是我们还是要有忧患感。不管我们条件多好,都要有忧患意识,这样我们才能更进一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可以说是中国人智慧的结晶。我们要把它当作一个格言,时刻保持危机感。老师们也不能安于现状,行政上老师们的工作态度、工作效率需要大大加强,老师们在服务意识,服务效率方面要积极主动、认真负责。例如做网页,传上东西之后,一定要检查一下,看看形式和链接是否正确,做事情要有精益求精的态度。我们出差在外的时候都是靠网络接收信息的,所以感触比较深。

新学期开始了,新生马上来报到了,到时候中心的学生将达到73名。下学期,于老师要给高年级的硕士生以及博士生开组合优化这门课,还有各个方面的讨论班,另外还会组织新的课题。图论方面,代数图论、极值图论的讨论班要继续下去,随机图论也要读一些文献,好好消化运用一下所学的知识。最后强调一点,临毕业的学生,尤其是博士生要紧张起来了,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总之,我们常常要有‘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忧患意识,激励自己,把工作干好。”

马老师说:“刚才陈老师和李老师说得非常好。整个暑假同学们分期分批地回家了,但是老师们基本上还是在学校里。陈老师七、八年一直是这么坚持下来的。当然在研究生的培养,研究生的管理以及行政工作等各方面的工作中也走了些弯路,我们也在不断总结经验。

现在行政这方面的有关老师和人员要开始紧张起来了,就像投入战斗一样,为了我们伟大的目标努力奋斗。人确实需要一种精神,我们一起奋斗,再用八年,使组合数学中心站在世界前列。我感觉陈老师和李老师信心百倍,所以我们其他的老师和同学也应该信心百倍。

我们老师要以身作则。现在正在进行保持党员先进性学习,教工也有一个党支部。这些学习都是形式上的,更主要的应该落实到整个研究生的教学、培养以及整个科研工作上,针对行政人员就是落实到行政服务上。我看了一部纪念张思德的电影,核心就是为人民服务。那么多材料,也学了很多,其实就是一句话——为人民服务。这句话要落实到实处,也就达到学习的目的了。

新学期要有一个新气象,无论老师还是行政人员,都要检讨不足的地方,要从严、从细地进行工作。同学们也应该有一个更高的要求,生活小节方面大家都要注意,要为他人考虑,爱护中心的公共设施,认真使用。还有,在日常交流中,包括去行政办公室,希望同学们对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要尊敬。另外,需要办什么事情都要跟老师商量一下,要跟老师打声招呼。家里有事情要请假的,要跟导师商量一下,不要无故旷课。学校都有学籍管理制度,无故旷课三天的话,都要受到一定的处分。如果同学们确实生活条件有问题,也可以跟我们反映。据我了解,甚至有在读的学生供应自己家里的情况,像这种特殊情况,我们也会特殊对待。总之,希望大家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学习上,团结一致,围绕我们共同的目标奋斗。

组合数学中心发展了,对你们的前途也很有好处。中心培养了你,这本身就为你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你在这学到的东西,无论学问上的、还是做人上的,都是你将来的资本。希望大家充分利用这几年的时间好好学习,多出成果。我们会逐渐把从事科研的老师和同学们从行政中解放出来。我们会逐渐的增加人员,继续招聘技术人员、行政人员。相对来说,我们现在的客观环境比以前好多了,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应该会实现我们的目标。”

李老师说:“假期期间我看了《张伯苓》这个电视剧。原来我对南开不了解,看了这个电视剧以后体会很多。‘南开南开,越难越开’,联系到组合数学中心也是这种情况,我们也是在困难重重的条件下过来的。张伯苓当时重重压力和困难中,把南开创办了起来。我们也要克服各种不利的条件,把组合数学中心继续开下去。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根据地,有了这么一片天下,有这么多教师,这么多学生。我确实感觉到陈老师创业不容易。开始创业就难,立住脚,再创出水平更加不容易。现在我们处于‘立住脚’的阶段,下面我们要创出水平来,要打响我们组合数学中心的招牌,在世界上有很响亮的学术地位。要实现这个目标就一定要有危机感,要下苦功。来中心读书,同学们不要有当兵的感觉,几年兵当完就走了,就和中心没关系了。不是这样的,中心出了名,中心做得好,对你自己的前途也很有利。把自己的命运和中心的命运维系到一起,中心的发展与你自己的前途密不可分,这种意识很重要。中心发展很不容易,还会有很多硬仗要打。同学和老师们还要处于奋斗状态,不能安逸,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条件好更应该干出好的工作。”

侯老师说:“强调一下做事情关键就两个方面,一个是认真,第二个是负责。坚持这两个原则,从小事做起,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

于老师说:“这次随机图论与网络研讨会对外来讲效果还是不错的,另外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以及马志明院士对我们中心的评价都相当高,国内的各个院校对这次会议抱肯定态度。我们组合数学中心的很多老师和同学也做出了很多努力。例如,陈老师为了开幕式,22日晚上开会到10点钟,夜里12:36才赶到中科院,第二天早上准时去参加开幕式,接着再赶回来。刘九强老师也是这样,大家可能已经听到了大部分的故事。由于客观原因Bollobas教授没能出席,刘九强老师22日晚上和陈老师一起去北京,然后准备讲义一直到凌晨4点钟,早上七点钟醒的,饭也没有吃,接着又开始准备,九点钟准时讲,而且讲得效果特别好。第二天晚上也准备到1点钟。大概同学们还在学生时代,责任感和使命感还没那么强。但是任何事情发生以后,我感觉特别欣慰就是,组合数学中心所有老师和同学们任何能帮上忙的都十二分地投入,得到的效果特别好。外界对我们的整体感觉就是组合数学中心特别强,特别团结,特别有能力。当得知Bollobas不能来时,他们问我有什么方案,我就想到几个方案。他们问我有没有把握,第三个方案对组合数学中心来讲,我有90%的把握,我对刘老师以及我们这里的资料都很有信心。会议还是比较圆满地结束了。

同学们作为一个集体在外界比较有影响,让人感觉这个集体很有朝气。但是同时我也有几个观察,陈老师和李老师也已经提到过。第一,同学们大家风度表现得很好,但是没有和别人交流的愿望。别的地方来的同学都很积极,都在找时间交流信息,包括研究生补贴、住房条件、导师情况、下一步的打算等等,这种现象是非常正常的。还有上海来的一个男孩,他想考马志明院士的博士,他一直在等马老师,等我们照完相,等马老师和同学们交流完,他坚决要和马老师谈话。他非常执着,很直接地问马志明院士:‘我考你的博士怎么考?中科院怎么样?不行考北大怎么样?’反而我们同学好像没有讨论问题的,没有拿着资料在看的,没有和别的同学交流。我还蛮失望的,因为这种机会并不太多。以前我们做研究生的时候去参加会议,都是非常活跃的。我们同学去了30个人,假如有20多人不活跃,很正常,因为各人有各人的特点。但是如果一个活跃的都没有,有些人想动也不动,就说明这个团体有些问题了。我总体感觉同学们交流得不够,没有代表组合数学中心去宣传和交流的意识。大家也经常讲这个老师很能干,那个老师做得很好,在美国留学的有20多万人,是不是每个人做得都这么好呢?不见得。在研究生阶段,你就要培养一种独立思考的能力,你要敢于去思考。组合数学中心各方面的条件在全国来讲都非常好,现在你们做什么事情都是在比较高的基础上,那就应该有更佳的发挥。如果你在这么好的条件下,不能比别人有更好的发挥,这本身就辜负了老师对你的期望,家庭对你的期望以及社会给你提供的资源。

我特别感动的就是有些老师出身并不好,但是最后到了中科院,到了国外。他们在不断地进取,如果他开始在很好的学校,有很好的条件,他就会做得更好。所以我特别佩服一些教授,他们在条件不是特别好的情况下,做出了很好的工作。中科院有一位老师,出身并不好,但是现在做到了中科院的‘百人计划’,‘杰出青年’。他确实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每天在办公室的时间一定不少于15小时,任何时候都是如此,他的成绩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总的来说,中心条件比较好,而且参加这种会议的机会很难得,大家应该珍惜。现在许宝钢老师、吴海东老师、刘九强老师都在中心,你是否有这种愿望和这些老师交流呢?他们都是很好的教授,来我们中心很难得,大家应该抓住机会。希望大家努力把自己个人的潜能发挥出来。中国社会现在最大的进步就是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假如你不想做硕士,不想做博士都无所谓,但是既然你选择了这里,就要尽力做到最好。”

付老师说:“我不觉得我现在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因为很多同学还喊我付师姐,我感到很亲切。但是我确实感觉自己有了一个新的开始,有一点不一样了。我有几句话鼓励大家也鼓励自己——新的开始的时候,大家要记住过去的不足,要忘了曾经的成绩,因为那不算什么。我们身边的老师也很感动我们,所以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发挥自己的潜力。

最近有一个节目《超级女生》很火,我也很爱看,我最爱看的环节就是淘汰。生活中,你不要觉得你不站在那个位置上就不淘汰你。淘汰是无处不在的,一不小心你就会被淘汰。淘汰是什么概念呢?两个人坐在一起,你做不过那个人,其实你就已经被淘汰了。张靓影唱得很好,这是前提条件。但是为什么她的得票一直不高呢?我感觉就是,你娱乐自己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娱乐别人,也就是说为公。所以我觉得你要在中心做一个受欢迎的老师,做一个受欢迎的学生。为自己,大家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为他人,那就是在中心有事的时候挺身而出,支持中心,支持中心的老师。”

陈老师补充说:“22日晚上,于老师打电话叫我和刘老师去北京,我们也没说的,马上就去了。我跟刘老师10点一起上路去北京。在车上我就注意到刘老师拿了两包饼干,到了之后于老师已经休息了。我觉得饿了,就想到刘老师那里有饼干,我就敲他的门去了。他在准备讲义,而且确实准备到凌晨4点。他一早起来,接着写投影稿,也没吃早饭。第二天他说:‘我今天又要写讲义。’我说:‘你不写算了,投一下影。’他说那样不行,效果不好,所以又写到半夜。他跟我说:‘实在不行了,我写着写着就睡着了,你看讲义上这几个字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我们都是年过40的人了,仍然还有这种经历,你们学生有吗?你们是怎么拼的?刘老师能做到这一点,你们有几个人有这种精神。想起这件事,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平。你们有这种拼搏精神吗?我们在国际上要出人头地,还要培养出一批年轻的数学家,我希望能以你们为骄傲,但这不是一句空话。林群院士曾鼓励年轻人:‘该卧薪尝胆,奋发图强。要埋头实干,沉默是金。荣誉都是过眼烟云。对内行人来讲,工作比荣誉更重要。尽管两者有时有一定的联系,真正做出了最好的工作,也能得到一些荣誉。但是大家都明白荣誉是给社会看的,工作是给内行看的。关键是工作。

南开大学前校长母国光院士也鼓励我们,“组合数学中心在基础研究方面有了相当的实力以后,还应该开展与组合数学相关的应用数学的研究,争取为国家承担重大课题,应用数学是大有可为的领域。有了理论基础,开展应用研究就有优势。’我完全赞同母校长为我们指引的发展方向。”

谷老师说:“今天感觉很受激励,真的像上了一堂励志的课一样。我们现在在进行保持共产党先进性教育,我看了很多先进劳模等先进事迹,但是感觉这些事迹和我们很不接近。对于我们做科研来说,我们身边就有很多模范,例如老师们已经为我们做出了很强的榜样。我们应该仔细想一想,我们要在哪些方面向他们学习。中心的环境已经很好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抓紧机会呢?你自己不努力,别人即使能帮你,也不会帮你一辈子的,还是要靠自己。

另外,如果没有忧患意识的话,可能平平淡淡的觉得日子也挺好的。但如果你有忧患意识,不断地努力拼搏的话,可能你自己最大的潜能就能完全地发挥出来。我觉得一个人的一生中能把自己所有的潜能发挥出来,就是一个很精彩的人生了,所以为什么不让自己活得更精彩一些呢?说到《超级女生》,看到最后一场就感觉和前面有一定差距了,因为最后一场没有淘汰,所以选手们没有压力。我觉得只有在大家都竞争,谁都有可能被淘汰的情况下,选手们才能把最强、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大家,把最好的水平发挥出来。我们做学问也是一样,只有在淘汰机制下,才可能把奋斗的精神全部发挥出来。所以咱们要珍惜中心现在的条件和机会,努力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杨老师说:“今天感到很受鼓舞。陈老师说要用七、八年地时间使我们中心在国际上占有很高的地位,做出很好的成绩。我们已经经过了七、八年的发展,积累了一定的实力,所以我觉得陈老师并不是说空话。我们现在有这么一批人,这么好的老师,这么多访问学者,我自己感觉充满信心。陈老师说要从游击战转变到正规战,然后进行反攻,我想自己至少要成为这个过程中的一名战士,跟各位老师一起奋斗。

周光召院士说:‘我们现在不能简单的仅仅满足于模仿复制,要注重原始性创新。’我们做科研也要注重创新,但是也不能太骄傲自满。学术研究肯定要经过一点时间的积累,积累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可以进行原始性创新。我们自己要有一些自己的东西。

对于保持共产党先进性教育,我谈一个自己的体会。昨天听了一个报告,讲的是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报告者把全体党员比喻成一个大的交响乐团,每一个党员都是其中的一份子。他说,要想演奏好‘三个代表’这个主题曲,必须是每个人都把这个主题曲演奏好。我们组合数学中心这么多人,为了实现一个共同的目标,也应该是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团结起来才有更大的力量,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可望不可及的。”

徐昭老师谈到:“前几天做网页的时候,做完也没有看就传上去了,后来李老师发现很多错误。我感觉以前工作中一直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现在时间长了好像有点放松了,这种状态不好,我以后会努力改正,认真工作。”

李老师补充说:“徐昭说的如履薄冰,诚惶诚恐,这种态度是对的。做任何事情都诚惶诚恐的话,一定能把事情做好。陈老师曾提到温家宝总理最近引用过的古训:‘天下之事,成于惧而败于忽’做任何事情有这样的心态,才能真正做到精益求精。”

史永堂同学说:“听了各位老师的话很受鼓舞。陈老师说的八年抗战,我想这不仅仅是各位老师的责任,而且也是我们每一位学生的责任。这次开会感觉到别的学校没有我们中心的这么好的师资,这么大的规模,这么好的设备,所以在这种安乐的环境中,我们更应该有忧患意识,在今后的学习中更加努力。另外,这次开会中有一些问题,李老师交代得很清楚,但是我组织得不太好,我在这里检讨,并且以后会多加注意。”

季青同学说:“刚才听到老师们的话,还有刘老师的事情真的很受鼓舞。像我们这么年轻,精力上还赶不上老师们,很惭愧。现在感觉自己知道的东西不多,压力大,很紧张,所以应该抓紧时间多学习,多看书,多想些问题。我自己的做事原则就是认认真真地过好每一天,不要让今天所做的事使明天后悔。”

唐凌同学说:“刚才李老师提到了《张伯苓》这部电视剧,我在假期的时候也看了。在抗战时期,张伯苓创办南开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口号——中国不亡,有我在。张自忠把自己当作张伯苓的学生也是因为这句话。我觉得这句话鼓舞了那个时期南开大学的很多学生包括社会上很多爱国青年人士。南开被炸之后,记者采访张伯苓(当时张伯苓确实很痛苦,因为南开是他和严范孙一生的心血),张伯苓说只要有他在就一定会有南开。虽然物质条件比较艰苦,他还是克服各种困难,把南开办起来了。所以我觉得,不管你在干什么事业,做什么工作,只要心里有一种信念,只要你努力去做,就肯定能做得更好。”

吴腾老师说:“我想每位同学来到中心肯定都有自己的目标,所以无论为中心还是为自己,都应该努力学习。要对自己负责,对中心负责。”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     Email: info@cfc.nankai.edu.cn
 
组合数学中心英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