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周末例会  
 
     
 

组合数学中心周日例会

时 间:2005年6月19日下午4点

地 点:组合数学中心讲学厅

整 理 人:孙慧

陈老师说:“今天是放假之前最后一次例会,下面我说几件需要注意的事情。

先说不好的事情,最近在机房、报告厅、教室里面又有东西丢失的情况。学校的综合实验楼有多台电脑的内存和CPU被人偷了。希望大家多注意,这也是值得思考和面对的。我们改变不了别人,改变不了社会,我们只能自己小心点,只能力争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素质教育方面,我推荐大家看了《血战台儿庄》,不知道大家有何感想。《中国青年报》有一篇介绍《血战台儿庄》的文章,说这部影片全是用纪实的手法表现了国民党抗日。李宗仁和蒋介石的后代看了这个电影之后,到大陆来拜访编导、导演,甚至想向导演下跪,他们太感动了。还有袁世凯的孙女袁家倜来给我们作报告,讲她的创业史,也很艰苦。素质教育和爱国主义很重要。我现在越来越体会到一个人的研究水平和他的综合素质有关系。

外界对我们网上的消息、学术交流以及我们对学生的严格要求非常肯定。赵静宇的毕业论文基本上通过了,按照学校对博士毕业生SCI文章的要求,虽然他的文章还没有被正式接受,但已经得到修改意见,并且两个多月前已经把修改稿寄回了Discrete Mathematics的编辑部。一般来说来按照修改意见改过了的文章最后都会被接受。如果投出去的文章还在审理之中,也没有得到明确的修改意见,不能按时毕业,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同学们也不要有心理负担。我认为赵静宇的论文还是比较好的。付梅的博士论文很出色,物理学院、信息学院也有很出色的毕业论文,我们发现了一个共同的现象,这几篇论文全是女生的。侯老师的博士毕业论文有希望拿到优秀论文奖,但当时不够重视,也没有在论文的写作格式上下功夫。我们组合数学中心从现在开始要多出优秀的毕业论文,一定要争取获得全国百篇优秀博士毕业论文。另外,Chen Yang老师的长江学者申请顺利通过了学校的推荐,长江学者今年竞争非常激烈。从长江学者的申请情况看,回国的潮流很明显。郁星星老师的海外杰出青年基金预选已经通过了,将参加答辩。另外,郁老师的一篇有关算法的论文获得了一个国际会议的王浩奖,王浩是著名计算机科学家。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校长办公会通过的,数学学院大楼我们将有3500平方米。今年如果能顺利开工的话,明年年底就可以搬进去了,这将解决我们目前用房严重不足的困难。

研究生的入学竞争估计会越来越激烈,研究生录取率会越来越低。我们组合数学中心的研究生教育应该说质量还是比较高的,但是我们应该有更高的目标。研究生教育有两个方面:一方面一定要打好基础,如果基本训练不够好,作研究就上不去;另一方面,创新能力要进一步提高,注意发现新的东西。我最近认识了一个书法家,他说,练字怎么练?就一个字,例如‘之’字,坚持练三个月,才能真正练出来。我看过一本书叫做《百字过关》,原来我想百字怎么能过关呢?我现在发现,能练好50字就能算是基本上过关了。所以基本功非常重要,大家平时一定要练好基本功,熟练掌握基本知识,一定要反复练习。

另外,有位同学今年的硕士论文评审没通过。要保证毕业生质量,就一定要严格把关,希望同学们端正学习态度。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鞭策也是好事情。在学业中有时候很顺利,有时候不顺利,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李老师要求更加严格,李老师说可能明年有一位学生不能毕业。如果有人真的不符合毕业的条件,我们就按照规定来办。

过几天,图论大家Neil Robertson来组合数学中心作讲座。

Jean在这里,这是我们一个很难得的学习英语的机会,但是我很少看到有人去和她交流、逛街、买菜、吃饭等等,这些都是很好的学习机会。相反地,其他学院的同学就有找她聊天,陪她出去办事的。我前几天还看到她在和几个其它学院的学生在吃饭。我们中心的学生在人际交流上还是差一些。我们的学生应该更主动些。今天我的小儿子才10岁,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是父亲节要请我吃饭。我说你想请我到什么地方吃饭,他说:‘你想到什么地方去,我们就去什么地方。’这个态度就很端正。现在学校教育小学生公关,教他们怎么讲话、怎么办事。现在小学生都很厉害的。我们的学生好像迟钝一点,特别是Jean这件事情上。Jean特别随和,对我们也很友好,把这么好的学习英语的机会错过了,我不能不说我们的学生很麻木。我还去请教过她好几次,很多辞典上查不到的东西她都给你讲得很明白。

上次老师们开会,觉得同学们对英文网关心太少,我们的英文网还是比较有影响的,希望同学们多关注。

另外,侯老师要去买书,如果同学们需要什么参考书可以跟侯老师说。近期学术会议有金华图论会议,机器证明ISSAC会议还有随机图论的会议。”

于老师说:“刚才陈老师讲延期毕业的问题,实际上在西方博士读四年非常正常。在国外博士三年毕业一定是提前毕业,要非常优秀。国外博士生允许注册八年,平均是四年毕业,三年毕业的非常少。有很多很聪明的老师,像郁老师等都是读了四年。现在中国教育体制要求博士毕业要有SCI的文章,延期毕业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在审稿过程中,即使你催得很厉害,编辑部可能也没办法,你的论文有可能在一个人手里压半年、一年甚至两年的时间。

关于开会的情况,随机图的会议现在时间已经确定了,我们有31个人报名参加,8月23日早上9点钟开始。 11月18-24日我们中心和日本联合举办的‘The China-Japan Joint Conference on Discrete Geometry, Combinatorics and Graph Theory会议,现在已经开始报名了,会议主题是离散几何和图论、组合。现在郭强辉、季青、李老师和我在做网站、会议通知等,希望同学们踊跃参与,这也是对组织能力的锻炼。

陈老师前几天去北京参加了一个全国教育成果奖会议,希望发起写离散数学以及组合数学方面的丛书。现在大学三、四年级,数学专业、计算机专业、工程专业都特别需要这方面的教材。陈老师希望下一步认真操作。到时候很多同学都会参加这个项目,例如收集资料等等。我们还联系很多资深数学家以及中青年数学家参加这个项目。大家如果有什么想法,或者在大学上过这方面课觉得哪个教材还不错,希望大家向我们反映。”

路老师说:“中心的英文网,修改的地方不是很多,主要是在版式上的变化。需要改进的地方还很多,内容也不够充实,特别是英语方面,希望大家多关注,多提意见。我只是做一些指导工作,具体工作是刘娟同学做,花费了很多时间。现在主要需要改进的地方是新闻、中心的介绍、教育、来访学者以及申请学位等方面。信息还需要增加,还要改进,希望同学们尽量地关注。”

杨老师说:“小机房的电脑已经分配了,基本上是两个人一台,但这是暂时的。希望大家好好利用这些电脑,不要干与学习和科研无关的事情。可能有时候大家要学习英语,看英文电影等等,但是最好不要经常看。下学期新生来了之后,有可能重新调整。另外,内部网上新建了一个资料提交系统,现在大家查到的文献都可以提交上去。”

接着,老师和同学们就电影《血战台儿庄》谈了自己的体会和想法。

陈老师说:“电影中有一个镜头是战士们把营长抬出来的时候,李宗仁将军问:‘剩下的人呢?’答:‘都在这里了。’看电影要用心去看,才能说出很多话来。蒋介石为壮烈牺牲的第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开追悼会的时候,飞机正在轰炸,他说:‘怕什么怕!军人就应该临危不惧、视死如归。’ 看了这个电影,我很受感动。一个人生命只有一次,要做点事情。我们组合数学也要有所作为,我希望组合数学中心能出一批比我厉害的人。如果学生不如我,那组合数学中心越来越退化了。

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副校长告诉我,在英国,评估一个学校的好坏,并不关心一年有多少博士生毕业,没有人问这个问题,他们只问今年有多少人没有毕业。爱丁堡大学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入取的4000多个博士研究生,有2000多不能毕业,淘汰率超过40%。

中国抗日确实是很悲壮的。希望大家有点牺牲精神,有点奋斗精神。电影中有一段情景,敢死队的队员看到奖给他们的大洋,说 ‘我们命都不要了,要钱干什么?留着钱等抗战胜利了给我们立个碑。’这些事情都不是虚构的。你们现在还年轻,要努力做点事情。

希望我们的学生今后大有作为,希望我们的学生一代比一代强,要超过我,超过于老师、郁老师,没有这个雄心壮志不行。

我们在国际前沿跟人家拼杀的实力还不够。在国际上有些非常优秀的人,比如现在的Terence Tao,澳大利亚籍华人,他被认为是有希望获菲尔兹奖的人。他就是把概率方法、组合、数论以及分析的方法结合起来,做出了很好的工作,他的技术实力非常强。希望大家有志气,我门要在q-级数、机器证明、对称函数等方面跟世界一流的学者拼一番,真的是要临危不惧、视死如归,要坚持到底,干出一番事业来。

在讲抗日时,我们要讲民族气节,在做研究时我们也应该讲民族气节。而现在我们跟国际一流水平还有差距,我们必须奋起直追。”

季青同学说:“这部电影我初中的时候就看过了,现在还是记忆犹新。当时觉得中国这么落后,特别地痛心,我们用刀和别人的枪去拼杀。所以我们这一代年轻人要拼命去做,不要让祖国再落后。”

谷珊珊说:“看完电影,第一感觉就是战争年代离我们太远了,我们从来没有过国家在危亡时刻的感觉,同时也很庆幸自己生活在和平年代。在战乱的时候人性方面的坚强、勇敢很自然的就体现出来了。虽然我们生在和平年代,还是要继承先辈们勇往直前的精神,为国家作贡献。”

付梅同学说:“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一念之差’。我感觉电影里面的矛盾很激烈,例如汤恩伯矛盾就很大,一方面他很想保持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还想抗日。还有孙连仲说要为部队留几棵苗。当时我想如果是我,我也会想是不是保存自己的实力不去作战,这种心理我能体会。但是孙连仲最后还是很有英雄气概地说:‘士兵死光了,连长、营长上,营长死光了,我上!’我很感动。反面人物就是韩复榘了,没有打就跑了。

印象最深的就是,进入台儿庄的时候有一座木桥,后来炸了,那是他们唯一的退路。当被逼得没有退路的时候,还有那么一帮人,愿意去牺牲,让大家感觉到‘我牺牲我值得’,很不容易。在做事情的时候我经常很犹豫,我不知道这个事情做了之后大家喜欢不喜欢,能不能接受,我要考虑很多后果。他们炸桥,破釜沉舟,大家有没有这种勇气?还有一个人我很佩服,就是张自忠,他自始至终没有因为个人的利益想任何东西,他始终说:‘我一定要战!’,他不会因为那个人在中原大战的时候差点杀了他而不去救,他不计较这些。我很崇拜这个人,因为他胸襟很宽广。看完电影之后我就感觉,我很冲动,我觉得如果我生在那个年代,我也会去炸碉堡。

还有一个老兵,我印象也很深,新兵要去炸坦克,他没让新兵去,说:‘我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做的。’他抽了一口烟,然后绑上手榴弹,到坦克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却很成功地把那个坦克炸了。最后,一个坦克过来了,新兵刚开始很害怕,在往后退,但是想起老兵,就鼓起勇气把坦克炸了。其实我们身边有很多榜样,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亲身体验才能长见识。

另外,听了袁家倜先生的报告,我想了很多,我想我们这一代缺少什么?比起人家来,我觉得重要的是要懂得报答别人。当时很少有人像她一样,她生来是阔小姐,后来是阔太太,突然被下放到农村,吃了很多苦。但是反过来她还去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让她得到了锻炼,让她成长了,我觉得这种心态很好。

有时候批评的推动力比赞扬大多了。

办事情的时候,就是一念之差,有时候你向前走,有时候向后退,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向后退。我们身边有两种人,一种是为了不做错事情而拚命地不去做事情,另一种人拼命做事,他不怕犯错误。就像袁家倜先生说的,现在就是再危险,也没有生命危险,我还是比较欣赏后面这种人。

还有吃苦的问题,我从小学就开始说我吃了苦,吃了什么苦,从小学说到大学。现在想想很好笑,我们吃过什么苦?最大的吃苦无非就是高考。我曾经和一位同学聊天,他说:‘这一辈子我只想干一件事情。’可能很多人一辈子想干很多事情,但是我觉得这一辈子,不用干太多事情,你只要把一件事情干好就行了。”

祝梁说:“这个电影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电影,那里面的主人公去开发西部,跟随一个他很崇拜的人。那个人教他一句话:‘你无论在什么地方,就算不在西部,也要保持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我觉得,不管是在和平年代还是在战争年代,有一种生活方式,有一种精神是不能改变的。在和平年代也需要很多人作贡献。”

唐凌同学说:“记得最清楚的一个场景就是炸浮桥。不管你是自愿的,还是不自愿的,只能往前冲不能往后退。在生活中也是一样,你做任何事情就不能有退路,你没有选择就只能往前冲。可能在那个时候个人的潜能、还有那种拼搏的精神更容易激发出来。平常你可能有其他的选择,自己就不会尽全力去做。当没有其他选择,必须完成的时候,反而更有机会成功。”

郭强辉同学说:“最大的感受就是拼命,不遗余力地拼命。守台儿庄的时候要保住西北军的种子,但是国家都灭亡了,你还保持西北军的种子干什么?到这种时候就没有什么可以保留的了。我们做科研也是同样的道理,就是拼命地干活,这样对你自己,对整个集体都是很有好处的。

前一段时间,山西政协的副主席吕日周来南开作报告,他主要讲怎样做事、做人。他特意强调把做事放在做人前面。他说,人一定要做事,你不做事的话,就没有资格做人。他做事的三条信条就是敢吃苦、敢吃亏、敢惹人。做官的很多人都想着什么都不用做,过两年就升迁了。吕日周去一个地方时,有人跟他讲:‘你到那什么都不做不够意思,稍微做点意思意思就行了,你做多了什么意思?’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他按自己的想法踏踏实实地为老百姓做事。这种信念才是我们应该秉承的做人做事的信念,我们应该把这些道理用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去。”

周岳同学说:“看完电影之后,最深的感触就是我们应该破釜沉舟,做事情全力以赴。我做事情多年没有这种全力以赴的感觉了,自高考之后到现在都是这样,做事情首先想到的是留一条后路。这样不行,今后要提高对自己的要求,全力以赴地做事情。”

路老师说:“陈老师刚才说的那句话,‘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应该做些事情。’印象特别深刻。”

陈老师说:“我心里面有种冲动,看了《血战台儿庄》之后,我就想我们这一帮人就应该在q-级数领域、随机图领域、机器证明领域、对称函数领域包括图像处理等方面以保卫台儿庄的精神,跟世界一流的团队、一流的高手一决高下。我希望你们能够肩负起历史的重任,要在国际前沿竞争。但只有冲动是不够的,一定要能坚持。有一位书法家的书上有几句话,‘慢则松,快则崩,不慢不快则成功。’这是练字的一个口诀。他说就一撇,几天之内一定写不好,不是想写好就能写好的。就像翻跟头一样,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翻过去,得反复练习。高音歌唱家王宏伟说唱高音全是靠技术,他必须常常去请教老师,必须常常练习。他说,唱歌要靠技术就像‘神五’上天要靠技术一样。著名书法家田蕴章先生答应给组合数学中心题词,他是全国写欧楷最好的书法家之一。他收过一位59岁的人为学生,这位先生坚持练了几年,现在已经达到了专业书法家的水平,还能靠卖字为生了。

我们要培养出一批优秀人才,我们一定能够达到Zeilberger和Stanley的水平。我们一定要有自信心。同时我们必须建立适当的淘汰制度,以激发大家的拼搏精神。我觉得《血战台儿庄》这部电影很感人,希望大家受其启发,有所作为。”

俞强同学说:“我们现在的国际环境也很危急,中国好多内政西方国家都想干涉,台湾问题更甚。我们读了十几年的书,这种民族危难的意识必须建立起来,建设祖国的任务也将要落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肩上。电影中我印象最深的一个镜头就是李宗仁将军写下‘韧’字的情形,我觉得这不仅代表他的军队,还代表战争中需要很大的韧性。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李宗仁将军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今日之徐州绝非昨日之南京’。”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     Email: info@cfc.nankai.edu.cn
 
组合数学中心英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