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周末例会  
 
     
 

组合数学中心周日例会

时 间:2005年4月17日下午4点

地 点:组合数学中心讲学厅

整 理 人:孙慧

会议由李学良老师主持,会议开始,陈老师首先介绍了Chen Yang(陈玡仰)教授:“Chen Yang教授,中文名字是陈玡仰,新加坡籍,祖籍福建,英国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教授。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是世界著名学府,在最近的英国大学的排名中名列第三。英国的教学系统和中国不一样,大学老师职称是从Lecturer(讲师)到Senior Lecturer到Reader,然后是Professor。一般说来,英国的教授比美国的教授职位更少。像帝国理工学院这样的名校的教授到南开来全职工作是非常难得的。特别难得的是,陈教授的夫人是英国人,要离开家乡到中国生活是需要下很大决心。还值得一提的是,陈教授的风格很高,他不要求特殊待遇。我们给他的待遇就是照学校现有的政策,给他优秀人才的待遇。陈教授的到来对组合数学中心的科研和人才培养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陈教授的专业是Mathematical Physics和Random Matrices,他的工作和组合数学有很密切的关系。他的合作者Mourad Ismail就是一位组合数学家。陈教授来南开是由于美国科学院院士Richard Askey的推荐。Askey给我来信说,陈教授很优秀,他自己专程从美国飞到伦敦去参加陈教授升任教授的就职演讲。Askey表示,只有对很少数的人他才会表示这样的支持,而陈教授就是这样的几位少数之一。

明天陈老师要正式和南开大学签署协议。天津市对陈教授来南开工作非常重视,明天副市长张俊芳要会见陈教授。陈教授来的时候,买不到直飞北京的机票,只好到新加坡转机,飞了20几个小时。那么陈教授为什么要来?他也是为了发展中国的组合数学事业。他今年48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期。他非常想干一番事业,带出一批好的学生。帝国理工工资要高好几倍,但是他认为对他来说,到南开来他的事业会有更大的发展。This is a life time opportunity。”

陈玡仰教授:“我回国是受父亲的影响,我父亲是福州人,母亲是福建人,外祖母是福建人,外祖父也是中国来的。我太太现在收养了一个女儿,是江西秀水县人。我的研究工作与组合数学中的对称函数关系很密切,希望能和一些老师和同学共同做一些研究。在生活方面,我有什么困难,我相信陈老师都会帮忙解决。”

陈老师说:“我们现在发展到这个阶段,以后压力会更大,只有做出在国际上得到承认的东西,才能在中心站住脚。今天我也和陈玡仰老师讨论过,中国人的聪明程度和创造力不比俄国、欧洲人、美国人差。我们在文化上受到很多约束,我们不敢太张扬,也不敢太大胆,总是处处小心,包括在学习上、在研究上都受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但是现在从学术界的各种情况来看,我们不能过分客气,我们应该更自信一些,更自主一些,思想更解放一些,小一些禁锢,多一些创新。

陈老师在英国帝国理工大学可以当教授,我可以美国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当研究员,所以大家一定要有信心。陈教授特别说,他绝不会因为自己是帝国理工的教授就认为自己比我们这里的人强多少。他认为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人才,有很多优秀的学生。他来我们组合中心在研究上的压力并不比在帝国理工小。。

Shapiro教授很好,我们一起做问题,很投入,我们能平等合作和交流。在国际竞争中我们要更加有信心。要相信我们自己的实力。

我们的教师在教学方面有个问题,我会和李老师商量一下把组合数学最基本的知识给大家讲一下。”

高老师说:“现在中心有34个博士,将来找工作有问题。这周我去南京,感觉现在学生留高校很难,博士生到公司去又太高了。所以,同学们得努力。现在的博士甚至有的去教中学生、小学生。即使是教奥数,竞争也很厉害。有一个德国的奥数金牌获得者,真是很优秀。中国有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的奥数与西方不同,中国都是题山题海培训出来的。另外,建议中心不要只围绕着自己的老师确定研究方向,可以就访问学者确定几个方向。”

陈老师说:“现在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如果研究生毕业找工作很难,那我们是否应该招收这么多学生?当然我们现在是没什么问题。”

Dress教授说,如果我们的学生做得好,可能邀请我们的学生去上海访问,一、两个星期,最多一个月。他说,他绝不能把人家的学生挖走,也不会给我们的学生任何特别的待遇。”

付梅同学说:“现在说实在的,说话有点害怕了。总是不小心把一些不应该讲的话都讲出来了。我说大家都是自主的人,我说对了就当是一种共识,说错了大家就完全什么也不当了,就过去了,其实像陈老师说的自主,我觉得也是。总之,希望大家争气,我也争气。”

杨丽敏说:“从欧洲回来后很多人都问我,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欧洲非常漂亮,我像小孩子一样度过了美好的一周。后来我仔细想想,发现自己的感受真的是非常多的,那就从临行前的准备工作开始讲起吧。

准备工作是繁琐的,但在这个准备过程中我体会最深的有三点。

第一,虽然陈老师很忙,但内心装的是学生和中心。会议的地点在法国和瑞士边境的交界处,属于法国。所以到达的路线先做飞机到巴塞尔,从巴塞尔坐火车到多尔蒙特,再坐汽车到拉塞尔,也就是开会的地方。这里飞机是需要转机的。对于从没有出过国的我们来说,这个路线是相当头疼的。陈老师看完后,马上让我跟韩国牛老师联系,决定先让我们到斯特拉斯堡访问3天,然后跟着韩老师一起去开会。真的是很感动,陈老师竟然能把事情考虑的如此细致和周到。

第二,只有去尝试,去坚持,很多困难都会在最后出现转机。办签证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起初到学校的国际交流处问我们的签证类型,答曰访友签证。法国的访友签证需要对方的接待证明,时间需要14个工作日。我跟韩老师联系,韩老师说他需要先办理房产证明,才能办接待证明,时间可能需要一周多。当时是3月初,时间是非常的紧,韩老师就提议说如此匆忙,不如改时间再来。当我向陈老师转达这个意思的时候,陈老师语气很坚决的说,一定要去开会的。第二天我打了一个上午的电话才拨通法国使馆的电话,他们告之是商务签证,只需要旅馆订单和邀请函传真件,事情就这样子出现了转机。后来我想如果不是陈老师那么坚决,我们也就放弃了,正因为是陈老师的支持,增加了我的信心,让我去坚持,克服这些困难的。最终我们在3月24号拿到了法国和瑞士的签证,也顺利的买到了机票。

第三,陈老师是中心最辛苦的人。这是我的体会和感受。在临行前的几个晚上,我都搞的非常晚才回宿舍,因为许多事情逼着你不得不做,真的不是不想休息,而是事情太多不能休息。我很感激候江霞每天晚上都陪我到那么晚,记得有几次晚上回来,我还跟江霞说,我原来不理解不理解陈老师为什么有那么好的精力处理那么多的事情,但是我现在完全明白了,完全可以理解了。真的是有这种感觉:跟时间赛跑。最后的结果是28号下午5点我们才顺利的办完所有的手续。3月30日,经过近9个小时的飞机,我们晚上11点抵达法国Strasbourg,开始真正的欧洲之旅。在Strasbourg的三天半时间,我感觉到了有许多地方是与中国不同的:(1)是汽车和行人的关系,当行人过马路的时候,即使是红灯,如果你已经开始走了,汽车司机就很自然的停下来等你过完马路的。(2)是买电车车票,没有售票员,也没有剪票员,有的只是机器,所以这里的买票完全是凭自觉,如果你没有买票上车了,也没有人管你的,但听韩老师说,有时候会抽查的,如果被逮着,罚款很多的,后果很严重的。但我看到的都是自觉的买票。

韩老师所在的Strasbourg大学做组合的人非常的少,加上韩老师就三个人,其中一个是Foata教授,他是韩老师的导师,已经退休了,有时候到韩老师的办公室处理事情。所以那里没有这里的学术气氛,都是单枪匹马的干,没有人讨论的。所以不管从硬件还是软件上比较,中心的环境不仅仅是国内最好的,而且是可以国外的研究机构媲美的。

他的办公室只有一台电脑,一个书架,用来放他的资料,电脑是简单的台式机。对面还有一张桌子,因为Foata是他的导师,退休之后就没有办公室,不工作的时候就到韩老师办公室去,相当于一个办公室两个人办公。有时候我们需要上网,韩老师就把一个非常小的笔记本给我们用。我感觉还是咱们这里的环境好,所以大家要珍惜。

4月3日至6日,我们在Lucelle开会,这次会议主要是为了祝贺Viennot教授的六十岁生日,见到了很多组合数学大家,有Foata,Andrews, Viennot, Wilf, Stanton, Gessel, Pinzani等,当我们自我介绍我们来自天津南开大学,他们竟然都知道我们中心。可见中心的影响真的是很大。大家知道,咱们八月份会议的时候,Andrews教授来过中心的,实际上Viennot教授在1999年也来过中心访问的。

会议期间,我留心比较了我们会议和这个会议,才知道我们中心为什么会得到好评,为什么那么多大家都赞不绝口,因为我们的服务的特别周到,我们想到了他们的所需。那里没有人去搜集资料,没有人摄像,没有人拍照。没有地方可以上网,就连Andrews教授都要自己亲自去调试计算机和投影仪。我想也许正是我们对待每一件事情的认真态度,才得到了组合界的肯定和赞许。希望继续发扬这种认真的精神。

我4月份还要出国,去加拿大个人访问。如果大家需要什么资料,给我发e-mail,我能帮的会尽力去帮。”

严慧芳同学补充道:“第一次到国外。印象中国外都应该是比较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什么的。但是有一天韩老师带我们去市中心逛了一下,觉得市中心的繁荣程度还不如天津。他们街道很干净,车辆都让这人走,商店一般晚上7:30就关门了,可能生活方式不一样。去开会的地方是一个度假村,在法国与瑞士的交界处,要坐好长时间的车。开会时,见到了好多大家,好多人都来过中心,对中心很熟悉。我们一说是组合数学中心的,他们都感觉很亲切。吃饭的时候,有一个在加拿大做博士后的人说,他很想来参加中心组织的2006年组合数学复兴会议,我表示欢迎,他也很高兴。因为与韩老师接触特别多,他也带我们去他家。韩师母就说Strasbourg十年来都没怎么变化过,回国的时候感觉国内变化特别大。相比起来,我觉得国内环境还是挺好的。”

俞强同学说:“中心最近来的教授特别多,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有的时候自己不太能把握得好,希望老师及时指导,以保证和中心步调一致。另外,感觉新生都特别勤奋,很有天赋,他们的勤奋程度我是自愧不如。”

杜若霞同学说:“这学期一直在忙着找工作,写论文,很遗憾没有去听Dress、Shapiro等教授的报告。Dress教授和Shapiro教授走之前请上课的同学吃饭,也把我叫去了。很久没和师弟、师妹们交流了,感觉他们进步很大,论文也做出来了,英语也练出来了。另外,快要毕业了,我要抓紧时间再多学些东西。”

金泽民同学说:“做东西方面要和老师多交流,在这方面我也经常受到李老师的教导。做研究要抓住一个方面做下去,东一下,西一下的话,就不可能深入下去。这样可能你文章不如人家发得多,但是做出一系列的东西影响会比他们更大。另外,访问学者一般都只在这工作一、两个月,跟他们学点东西可以,做研究还是要跟着导师做。”

李岩同学说:“觉得坚持方向很重要。跟Shapiro教授、严慧芳一起合作写东西查文献的时候觉得很多东西还没有学到。所以,平常学习基本功要扎实,方向广一点,做得再透彻一点。”

季青同学说:“曾经跟陈老师说,压力很大。为什么呢?高老师说交流都是平等的,但是我认为只有你和别人达到同一种高度,才可以平等交流。所以压力很大。”

最后李老师强调:“发言要抓住会议的主题,思考会议主要问题。今天同学们还没有理解到这点,回去之后要继续理解、思考。”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     Email: info@cfc.nankai.edu.cn
 
组合数学中心英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