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周末例会  
 
     
 

组合数学中心周日例会

时 间:2005年3月26日下午4点

地 点:组合数学中心讲学厅

会议主题:关于南开大学设立研究生科研津贴的讨论

整 理 人:孙慧

李老师首先宣读了《设立南开大学研究生科研津贴的实施细则(修改稿)》,李老师说:“实施细则以最终稿为准,大概变化不大。每个学期每个人都要申请一次,需要你说明你的能力、你要做什么事情,做出承诺,然后学校根据考核结果可以决定什么时候减少,什么时候追加。现在南开大学对导师要求也很严格,每年都有学术委员会把每个导师考核一遍,看看你符不符合继续招生的要求,《南开大学关于选聘已任博士生导师列入06年招生计划的通知》提出对列入06年招生计划的导师的研究方向、科研成果、研究经费以及年龄上都有明确要求。不符合这些要求的即使有资格也不能再招生。”

陈老师说:“博士生、硕士生的待遇提高是很不容易的,学校和老师共同来负责。我是坚决主张给博士生、硕士生提高待遇的。对于这个层次的优秀人才,学校应该给起码的待遇。以前的待遇太低了。但是,提高待遇后的另一个效果就是你可能会感到待遇仍然较低。我记得读大学的时候,吃完饭以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仍然感到饿。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大家都有。就像杨老师寄了一万块钱回家,家里肯定会觉得还需要两万。我建议大家多想想以前,就像我们以前的忆苦思甜教育一样。”

“除了研究生的津贴应该提高以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南开大学大大提高对SCI论文的奖励。如果有这个政策,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人才会到南开来。但是这个政策是很难实行的,虽然经费上可以承受。关要打破平均是很难的事。”

“温家宝总理在哈佛的演讲,‘中国有再多的钱,除以十亿就很少了,中国问题再小,乘以十亿就变成了一个大问题’。陈超英同志说,对学生的资助是很重的,我们那一代人当年就是依靠国家给的补助完成了学业。我本科时的助学金是每月十四块,研究生时的助学金是每月四十八块。国家和学校还是很关心大家的成长。这次涨的补助比我想象的多。希望大家珍惜。”

“在《中华儿女》第213期上《‘海归’部长程津培》一文中,程津培院士讲了他去视察‘奇瑞’的故事。视察完‘奇瑞’,程津培院士感慨颇深,他说这些年轻创业者们干事业的精神真像当年60、70年代大庆的王进喜,可这些年来已经很少见了。近年来,汽车行业一直被一种‘失败情绪’笼罩,认为中国的轿车业根本不可能跟外国跨国公司比拼,认为只有合资是唯一的出路,否则只能等死。业内对自主研发汽车没有信心,是因为近几年流行着一个被神化了的说法:即没有200万两的规模,没有20个亿的资金,没有一万人的研发队伍,没有两年的研发时间,就别想拿出一款新车来。但是中国就有一批年轻人不信邪。还有一批学汽车的海外留学生,听说中国要搞自己的汽车,爱国之心油然而生,他们不要什么待遇,拿着很低的工资,在几间陋室里搞起了设计,终于打破了神话,搞出了自主品牌。他们靠的就是一种精神,就是‘铁人’王进喜的精神。现在我们组合数学中心还缺这样一批人:不把个人利益放在首位,能关键时候临危不惧,冲锋陷阵。我们的硬件条件拼不过MIT,但是只要有理想,我们就能在国际上创出一个一流的品牌。我们要学习奇瑞QQ的创业精神,创造出自己的品牌来。”

“Dress教授说有钱不一定能做最好的工作、不一定有最高的效率。他认为我们中心就是花了很少的钱,做了很多的事,效率很高。他对中心印象很深,希望跟我们合作,如果我们的人全部拿来做生物数学,效率可能比他们高。他在上海的计算生物研究所每年的经费有150万欧元。而我们的经费实在是少得可怜。但是我们仍然要干一番事业。”

“自主知识产权很关键,国家也很重视。我相信中国一定会有一批有理想得年轻人,能够在技术创新上我国家做出贡献。侯校长说,我们的应用数学一定要做到家,一定要跟软件结合。我们现在还没做起来,但是一定要尽快做起来。今天我应该表扬Husam。他以前的时候是学逼近论的,但是现在组合数学也做出了很好的成绩。我们曾经有一段时间讨论一个问题,我也不确定是否能做出来,但是Husam坚持再坚持,终于做出了很好的结果。”

“付梅有一个观点,那就是中国人做事要有精益求精的态度,归根到底就是要把事情做到最好。这和做研究一样,做研究、写论文细节都要注意。到2007年我们的应用项目一定要有一个突破,理论研究要更加精益求精。”

谷珊珊老师说:“现在挺好的,有很多访问学者过来。提前留校,真的很有好处。陈老师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负责访学者的工作,包括联系、接待。在这个过程中,不仅锻炼了自己的英语,还学到很多东西。记得刚来的时候,让我开口说英语就觉得张不开嘴,现在虽然不能说我说的多么流利或者多么准确,但是日常交流是没有问题了,这是我的一大收获。现在做了一些工作之后,感觉和以前相比已经完全是两个人了,我觉得在各个方面都得到了提高。”

“Mohan等一些来访教授都很佩服我们中心,Mohan教授觉得我们这边很好,他还请了一个日本的教授来访问。上次Corteel教授也是,看到我们中心发展很好,回澳大利亚一说,那边马上有一个教授说要到我们这边访问。今年我们的访问学者很多,包括特聘教授、各国访问学者同时来的都会有四到五个人。中心发展确实很好,在法国工作的韩国牛老师就说,做组合数学的人如果不来访问一下好像就觉得不对,所以他也申请了特聘教授,每年在这边工作三个月。现在我们的特聘教授已经有九个人,申请的还有六个,所以还会扩到15个,规模越来越大,所以大家要珍惜交流的机会。”

陈老师补充道:“我觉得我们的学生应该多去和Jean聊聊天,你们平时和老师交流太少了,要抓住机会学英语。”

杨老师说:“这几天陈杨教授过来,我去陪他买房子,他买的房子我连首期都付不起,他说:‘你不要伤心,你还年轻,还有很长时间,将来一定会更有前途的。’大家涨了津贴,在这里提醒大家要好好利用。现在好多学生晚上不到十点就走了,当然我们不是强迫你们每天都这么工作,但是在中心的竞争压力还是很大的。还有会后把公共机器上的QQ都删掉,有了这么好的条件就更应该好好学习。”

俞强同学说:“这个消息比较早就有传闻,BBS上炒作了很久了,有人建议把博士生版改成涨钱版,这个话题一谈就上十大,十大里面至少有三个是关于涨钱的。很高兴,说实话以前290块钱确实少了点,女生可能差不多够了,男生一般不够。现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中心的条件很好,和Dress教授讨论的收获也很大,上次和范能、庞兴梅去跟Dress教授讨论,我们都觉得收获非常大。但是同时又觉得自己水平确实有待于提高,英语水平也需要提高。”

吴宜均同学说:“关于博士、硕士涨津贴,感觉特别开心,感谢学校对我们的关心。我觉得成年之后,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在经济上独立。因为父母挣钱相当的不容易。读研之后,290块钱就只够吃饭,每年房子的1200块钱都是父母给的,另外父母还给一些零花钱。现在涨了津贴,一方面能让父母在经济上减轻压力,另一方面从内心感觉自己比较成熟了。作为成年人,责任感应该更强一些,应该更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

胡玉梅同学说:“作为一个自费生特别感谢中心,感谢陈老师和李老师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当时考上的时候是自费生,开始时是一年一万二后来是一万。我就觉得自己这么大了,一分钱没给家里挣着,还要花这么多钱。特别感谢陈老师、李老师给我读博士的机会,中心为我交了学费。和谷珊珊说的一样,我现在觉得自己和以前的我差别很大,学了很多东西。从师大到这边来的时候,感觉就像是看到了另外一片天空,长了很多见识,学到以前没有学到的很多东西。这次又给了我涨津贴了,我挺满意的。我会更加珍惜学习的机会,努力学习,做好科研。”

段英华同学说:“涨补助的事情早就知道了,感到很高兴。感谢学校提供这么好的条件让我们安心学习。另外,我很想说的就是每次在这开会听到陈老师和李老师的一些话让我很受鼓舞,我感觉现在的状态就和上个学期很不一样,陈老师每次都说我们中国人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这对我真的很鼓舞,我一个人实力有限,但是我们这么多人团结在一起,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另外,学习参加了两个讨论班,收获都特别大,慢慢进入了学习状态,感觉比较高兴。”

练光华同学说:“学校作了很大的努力,提高我们学生的待遇,我确实非常感动。”

窦全杰同学说:“学校提高我们的待遇,很高兴,感谢学校和老师对我们的关心。”

范能同学说:“当然高兴。以后应该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全身心的投入学习、研究中去。不用再去想其它的事情,可以很安心的学习了。”

钟玲平同学说:“涨补助的事情在网上看到了,《城市快报》也登了。我来自农村,父母供我上到大学已经满不容易了,现在家里面像我这个年纪的都在给家里贴钱了,而我还在花家里的钱。涨津贴之后自己的生活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可以很安心的学习了。学习方面,感觉和上个学期不一样,感觉上个学期两门课都比这学期的一门课简单。”

高永同学说:“现在我们涨钱了,有些事情也不用烦了,应该好好学习了。”

付梅同学说:“发言对我们都很重要。前几天我去学校的行政楼办事,陈老师提前告诉我应该怎样说。可是到那我一句都没说出来。我平时挺能说得,但是到那就一句话都没了。所以,平时哪怕你站起来说一句话对你也是一种莫大的训练,不会到别人面前那么畏缩。平常站起来说话对你以后很有好处,可能你现在还意识不到,当你像我这么有感触的去接触这些人的时候,你就会真的觉得自己欠缺的太多了。”

“关于涨津贴,工厂里的工人拿钱是因为他们生产了产品,创造了价值。但是你拿钱,你做了什么呢?其实你什么都没做。刚才吴宜均说家里的负担小了,那你想想学校和中心的负担是不是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国家的负担是不是一下子增加了很多?”

“陈老师说到精益求精,有一次我去喝海带汤,店里的人说:‘我们的米,我们的海带,我们所有的原料都是从韩国进口的,所以贵。’为什么从韩国进口的就贵,我们的又卖不出好价钱,就是因为人家做得好才贵。以前看节目,讲国内外的水果差价,美国进口的水果比国内贵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就是因为人家长得好看,我们也不觉得它们好吃,只是他们做东西时候比较精细。因为我们和日本有合作关系,陈老师有时候会拿回一些日本的点心,做得非常精致,当然价格就很不一样。国内数学和国际数学差在哪?就差在精益求精上。中国人太会糊弄了。我自己就经常糊弄,从吃饭开始糊弄,做事糊弄。喝了韩国海带汤以后,我感触太深了,感到不能再这么糊弄下去了。”

陈老师说:“有人认为,中国的纯数学实力现在与加拿大差不多了,但是应用数学还是没法比。侯校长说,应用数学一定要和软件结合,一定要有真正的应用。中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会长是李大潜院士。天津市可能在下个月成立天津市的应用数学学会。目前的状况正是难得的机遇,我们在应用数学方向一定能有所作为。一位中国数学界的前辈很有感触地说,我们组合数学中心算得上是异军突起。这是对我们莫大的鼓舞和肯定。我希望我们在今后几年里能够在组合数学的应用上也能够异军突起。”

“关于精益求精的问题,摄影、年刊都要注意,稍不注意就会出现问题。我有时买东西买最贵的,这不是因为我富裕,而是我看重质量。一支价格近4000元的和一百元的就是不一样。我最奢侈的消费就是给自己买了一支这样的钢笔,德国的老牌子,每只都是手工做的。它的质量好到什么程度呢?一般的钢笔掉在地上把笔尖甩坏了就很难还原了,但是在美国专门有专门修笔尖的商店。它就可以靠修笔尖维持生存。我有一个美国朋友就曾通过邮寄的办法修过笔尖。他用的就是我买的这个牌子的笔,也是他唯一使用的笔。如果一支笔能用几十年,应该不算太贵。这位美国朋友说:‘I like things that last.’这就是质量的魅力。

“另外的例子就是瑞士军刀,可以用几十年。一般的刀的质量就是比不过瑞士军刀。我在法国访问时,Lascoux给我介绍一种刀,说时可以用一辈子。我买了一把,实际上时当作纪念品。可就在法国一个聚会上,我看到一个法国数学家拿出同样的刀来切火腿。我称赞他的刀真好用。结果他很自豪地告诉我,这把刀是从他父亲那继承过来的。Rota教授很喜欢穿一件西服上装,原来是他父亲的衣服。我在参考消息消息上看到《日本经济新闻》3月8日发表文章:中国的产业政策转化为重视‘质量’。质量的问题不仅仅是一支笔,一把刀的问题,他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经济,一个民族的素质。我们学习组合数学,做组合数学的研究,以及做任何一件事,都应该牢记‘质量’二字。”

路老师说:“首先提一个建议,请同学们在开会的时候和听报告的时候把手机关掉或者调成振动。另外陈老师要求我监督大家做好三件事情:一是资料的收集,很多著名的学者的报告都是没有公开发表的思想的表露,谁参加整理就对谁有好处,大家要踊跃参加这个事情,录像、录音、笔记都要做好,细节问题要注意,并注明来源;二是中心英文网,我对网络不熟悉,听说刘娟在做这项工作。找个时间讨论一下,大家及时提意见。我认为可以参考一下国外的著名网站;三是简报的事情,这个季度出一期简报,希望大家积极配合。”

侯老师说:“前几天看了林家翘的访谈。他和他的两个博士后交流的时候是先把英文翻译成汉语然后再给他们看,他的博士后也是先把汉语翻译成英文再给老师看。现在来面试的同学,他们的学校比较小。让他们用英语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所以,英语学习很重要,希望大家重视。”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     Email: info@cfc.nankai.edu.cn
 
组合数学中心英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