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师生风采>>人物访谈

Christian Reidys教授为什么来南开

陈永川

美国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的研究员Christian Reidys到组合数学中心己经快三个月了。他是辞去了在美国的工作到南开来任全职教授。为了表示他来组合数学中心工作的坚决态度,他带来了一份正式的文件,证明他在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的职位已经终止。组合数学中心成了他人生和事业一个全新的起点。我想我应该把他的情况向组合数学中心的老师和同学们作一些介绍。

我最先认识Chrisitan Reidys是十几年前当我在Los Alamos工作的时候。我在MIT的导师美国科学院院士Gian-Carlo Rota教授是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的主任顾问,他这样级别的顾问当时在实验室只有六人,他的任务之一就是评估实验室的情况,所以他必须了解很多研究人员的工作情况。有一天Rota告诉我,我应该去认识一个从德国来的博士后。Rota告诉我,这个德国来的博士后非常严肃(This German postdoc is very serious)。于是通过Rota的介绍我认识了Christian。正如Rota所说,Christian非常严肃,非常认真,甚至有些刻板。他来南开后,我才告诉他Rota生前对他的评价,问他是否有异议。Christian毫不犹豫地回答到,“他完全正确,我是德国人,我非常严肃。(He was right, I am a German, and I am serious. )”谈到Rota对我们相互的介绍,我们都非常缅怀这位近代组合数学的奠基人对我们的培养和帮助。

关于Christian的严肃,我有很深的体会。当留在中心工作的侯庆虎教授还是学生的时候,Christian邀请他去Los Alamos作三个月的访问学者。有一次Christian希望侯庆虎在周五晚上之前完成一篇文章的评审意见。侯庆虎感到时间有些紧,问我能不能晚一点发给他。我告诉侯庆虎,“Christian非常严肃,你无论如何都要在周五晚上把报告赶出来。”结果我也只能呆在办公室,因为办公室离住的地方还有些距离,我想最好还是把侯庆虎送回到住的地方。当侯庆虎完成报告已经凌晨两点多了。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当侯庆虎把报告送出去以后,他立即得到了Christian的回复。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他确实很严肃。

我回国已经十多年了,我们还一直保持联系。有时回Los Alamos去访问,我总是给他带点他最喜欢的茶叶。他最喜欢的茶是茉莉花茶。面对一个严肃的德国人,我必须做一个诚实的中国人。我必须告诉他我送给他的茉莉花茶,是很便宜,很普通的茶。这个严肃的德国人语气很强硬地回答道,“这就是我最喜欢的茶,这就是最好的茶。”来南开以后,有一天他很兴奋地告诉我,他在家乐福看到很好的茉莉花茶,价格还很便宜。这时我联想起以前和他的谈话,幸好没有去骗老外,否则非穿帮不行。当时真的想不到他现在会彻底放弃在Los Alamos优厚的工作来中国。

Christian的严谨和严肃常常让人感到意外。他跟南开大学签订的合同就是经过了非常仔细的推敲,考虑之周到几乎到了无微不至的程度。我们的一个标准条款他表示无法接受。这就是合同的期限是五年。在他的坚持下,学校只能让步。他是打算长期在南开工作,而不是只工作五年,这是个原则问题,所以学校只能在合同中加上五年之后学校将继续聘任他。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相信他在这里的工作是长期的,而只有这样他才能有在这里长期工作的打算。

Christian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数学家。他师从于现任奥地利科学院院长Peter Schuster教授。他和合作者利用组合数学方法研究生物学,从理论上预测了一种分子结构的存在。结果生物学家通过实验证实了他们的结果,生物学家的这个结果发表在《Science》上。Christian在Los Alamos有很好的收入。前几天我和以前在Los Alamos合作的一位物理学家通电话,这位物理学家对Los Alamos付给博士后很高的工资感到非常奇怪。我没有想到Christian会真的来南开工作,因为南开能付给他的工资相对是很低的。他到底想来干什么?这是我必须要明确的问题。他给我的理由是,他今年己经四十了,他希望他的人生应该成就一番事业,等他老了回顾他的人生时而不至于后悔。在美国的工作环境里,别人要求他完成的任务太多了,而自己能支配的时间太少了。我对他的回答是,我不能给你较高工资,但是我能保证他绝对的自由。而他要的就是自由,要的就是我们这里勤奋努力的工作环境,他看中的是我们研究工作的质量。最近我问他,他是否得到了我们承诺的自由。他很高兴地回答:“自由实际上使人更加努力(The freedom actually makes me work harder)。”这大概可以算是中国人的惯用计谋--欲擒故纵。他接着说,像我们这些早已习惯了每天在办公室呆上十几个小时的人应该算是疯狂了,但是你知道要让我们停下来有多么困难。

不管我自己的事有多少,我总是找时间到他办公室去晃晃。当然,他几乎总是在办公室,从早上八点多,到晚上十一点。我的问候语总是“你总是在这里(You are always here)。”他的回答很简单“这就是我的生活(That's my life)。”他也常常到我的办公室来打个招呼。他的话基本上是“我只想告诉你,今天我很高兴(I just want to tell you that I am very happy today)”,然后再简要地说说研究上的进展。我几乎每天都听到他在说他很高兴。头几天不以为然,后来越来越感到他让人肃然起敬。这是一种人生的态度,每天都有进展,每天都高兴。我于是和他有一次讨论,是不是应该先不考虑远大的目标,而是应该一步一步往前走,这样每一步都是成绩,每天都高兴。这就是中国人说的积跬步而至千里,聚细流而成江海,这就是脚踏实地,这就是知足常乐。我们讨论了中国人的这些人生哲学,联想到他的态度,我说应该把他的感受写下来给学生看。我把他的态度总结起来就是“天天进步,天天快乐”。我问他这样说行不行,他的回答很简单“是的,你完全正确”。

Christian对他在组合中心的前景充满信心。他这样自信颇让人费解,因为他不会讲中文,对这里的情况也不了解。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们在干活,你怎么知道我也在干活。他的回答很简单也很严肃:“我并不在乎你们说什么,我只看你们做了什么。从你们的工作可以看出你们很严肃。”没想到这位德国同志也居然认为我们也很严肃。我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回答到:“是的,我们非常严肃”。在此联想到我们的古训:严师出高徒。不严肃,不严谨,不严格,不严厉,怎么能培养出人才来。

除了严肃以外,Christian非常努力,非常用功。他今天还对我说,“只要你不断努力,不断做出好的工作,你终究不会被忽略。(As long as you keep working hard, and continue to do good work. You will not be ignored after a while.)”我完全赞同他的说法,并告诉他,无论他做出多么好的工作,我们都不会嫉妒他。听了我的回答,我看他再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关于Christian Reidys教授故事以及他给我们的启示还有很多很多,周末闲暇之余写下几笔,抛砖引玉,希望各位老师和同学们尽情尽兴地发挥。Reidys教授自己也写了一些来中心以后的感受,大家在网上也能看到。

(2007年4月15日)

相关链接:

在南开最初的三个月 ---Christian Reidys


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